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说什么说,你们没问呀?”终九畴一脸无辜,一双剑眉压的很低,眉心微蹙幽幽地说:“并且你们不我相信我,从一就就把我当坏人防着。”他指了指谢迎刃与冉少棠:“不只你们两人,药王宗所有人,都不我相信我、产生怀疑我。我为什么要把菩提混元丹拿出。要是这粒解他指了指谢迎刃与冉少棠:“不止你们两人,药王宗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怀疑我。我为什么要把菩提混元丹拿出来。万一这粒解药不能对症,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我想你们不会让我活着走出境山吧,在下恐怕就要因为救人埋尸于此。”。...

    “说什么说,你们没问呀?”

    终九畴一脸无辜,一双剑眉压的很低,眉心微蹙幽幽说道:“而且你们不相信我,从一开始就把我当坏人防着。”

    他指了指谢迎刃与冉少棠:“不止你们两人,药王宗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怀疑我。我为什么要把菩提混元丹拿出来。万一这粒解药不能对症,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我想你们不会让我活着走出境山吧,在下恐怕就要因为救人埋尸于此。”

    终九畴目光犀利的在冉少棠与谢迎刃脸上扫过,不知心思被戳破是什么感受?

    谢迎刃坚决否认自己怀疑过他。一门心思想着那粒圣药是否真的能救师祖。

    冉少棠佩服终九畴的直白,不要命的直白。

    她仰头打量着逆光中仍旧熠熠生辉的少年,琢磨着他所言是真还是假。

    她记得阿母说过,菩提混元丹能解百毒,是续命圣药。

    但,世上可能已经绝无仅有。

    谢迎刃觉得有机会就要抓住,他想去拽终九畴的胳膊,要把他往停云阁的方向拉扯。

    终九畴当然不让他如愿。

    谢迎刃只好求助:“少棠快帮我,我们一起把他押到师祖跟前,让丰师伯验一下解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没有用。快点呀。不然来不及了。”

    终九畴:当我是废物?敢在我面前用暴力?

    少棠想了想,也觉得谢十三的提议是个眼下最好的办法,如果这家伙敢耍花招,她就让他当场毒发。

    少棠伸手要去拽终九畴,谁知他却像触到什么不好的东西,立即甩开了她。

    “你别碰我。你要碰我,我可就不去了。”终九畴警惕的与之拉开距离。

    “为什么不让我碰。”不碰怎么下毒。少棠瞪眼。

    终九畴已经见识过两次她下毒害人,当然对她早有防备。模样稚嫩,娇弱天真,看上去人畜无害,却心狠手辣,一点不像同龄孩童。他很好奇冉少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目光落在冉少棠手上,他呵呵笑了两声:“你知道为什么。在下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死掉。你想杀人灭口?可没那么容易。你觉得你的脖子能比杨树硬?”

    他这句赤果果的威胁,让少棠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且不说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至少师祖是他救回来的。

    药王宗,知恩图报,暂时不会伤他。

    师叔那儿也要留着他性命,了解些情况。

    少棠也跟着呵呵干笑两声。

    “不碰就不碰。那你还不跑快点。我师祖等着救命呢。你不是会武功吗?看你能不能超过我。”她撒开腿,飞快的向停云阁跑去。

    终九畴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甩开谢迎刃,也飞快的跑了起来。

    显然,即便他不用内力,他的大长腿也有优势。

    很快,他就赶上了腿短的冉少棠,却没有超过她。

    而是和她并肩奔跑在夏日的午后。

    知了的鸣叫声,花草的清香,统统抛在身后。当然还有慢半拍的谢迎刃。

    看着突然奔跑起来的两个人,他愣了下,才拔腿跑起来。

    等谢迎刃跑进停云阁时,少棠与终九畴早就顺利进到屋里。

    他皱了下鼻子。

    屋子里全是难闻的血腥味。他差点没忍住呕了出来。

    终九畴已经把菩提混元丹拿了出来,药丸放在一只精致小巧的黑檀盒子中,盒子有机关,他摆弄了几下,盒子才打开。

    他小心翼翼递到丰滔滔面前。屋内人全都凝神屏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丰滔滔已经让满悔转达了丰让中毒的严重性。

    如果二十四个时辰内制不出解药,丰让必定毒发身亡,即便有办法续命,也是个只会躺在床上喘气的废人。

    然而,研制解药岂是数个时辰就能完成的事。何况丰让中的毒绝对不普通。大家正一筹莫展时,终九畴意外带来了曙光。

    如果终九畴所言是真,那他对药王宗真是有了泼天大恩。

    丰滔滔审视般看了终九畴一眼,命满悔接过盒子。

    此刻,她正给丰让放血,阻止毒气攻心。

    丰让口中含着续命参片,脚腕手腕各割开了一道口子,有黑血正缓缓流出来,气味相当难闻。

    冉少棠进得屋里第一件事,便是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给师父丰滔滔一个孩子式撒娇的拥抱。

    在坤山上,姨母师父护犊子那一刻,她就想跑下去抱她。

    血浓于水,历经三世,亲情在她眼中弥足珍贵。只要姨母师父肯对自己好,她就一定“报之以琼浆”好好待对方。

    至少,想阿母时,面貌相同的姨母师父就是思念的寄托之一。

    少棠的拥抱,让沉浸在救人解毒中的丰滔滔愣了会儿神。

    鼻子竟莫名酸胀。

    满悔看着抱在一起的师父与师弟,眼神闪烁一瞬,便沉静下来。

    丰滔滔绷着脸,示意少棠松手,少棠偷偷在她衣衫上抹干净不争气的眼泪鼻涕才肯离开。

    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异常,她低着头走到丰让脚边,认真察看毒血的颜色,慢慢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血里似乎潜伏着一种活物。

    丰滔滔检查完药丸,脸上露出异于平常的神色。

    她太激动,以至于拿着药丸的手在轻轻颤抖,脸上交织着抑制不住的悲与喜,泪水泊泊滚落。

    原本大家听到冉少棠说终九畴有菩提混元丹时,以为像往常得到类似消息般,不过是假的,空欢喜一场而已。

    可,看到了丰滔滔的表情,大家瞬时跟着激动兴奋起来。

    成乙看着那粒药丸又看看终九畴,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是菩提混元丹?你怎么会有菩提混元丹?”

    几个师兄弟一起凑了过来,花天下激动的望着那粒解药,眼泪都要淌了出来。

    “这就是药王宗的镇宗之宝菩提混元丹?活着能见到圣药,简直是人生之大幸。”

    尤不同激动的也要淌下泪来,伸手想去碰,那药丸却被丰滔滔刹那儿碾碎,所有粉末渣滓全部倒进空碗中。

    “哎呀,师姐,你你,你怎地......”尤不同钻研制药已经快要进入疯魔状态,眼看着就能摸一摸、闻一闻药界至宝,谁知丰滔滔却没给机会,直接碾碎成末。

    他来不及指责,赶紧凑到盛药的碗旁边,深吸了几口气,想要在四散的空气中捕捉一下菩提混元丹的味道。

    丰滔滔不管他,回头扫了众人一眼,突然拉过正在研究毒血的冉少棠,二话不说,从桌上拿起一把干净的匕首,直接向冉少棠的手腕割去。

    众人大惊失色,齐齐惊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