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要也不是成乙及时拉住谢迎刃,他就得扑到少棠身上,替少棠挡下这一刀。就连终九畴都有些惊异,眼睛轻轻眯起,盯着很奇怪的师徒二人。惟独冉少棠一点也不惊慌失措。她逆来顺受的伸着手腕,任凭姨母师父的短刃冰冷的刺破她的肌肤,当她的鲜血泊泊的流了出,流到盛着解药的药碗就连终九畴都有些惊诧,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奇怪的师徒二人。。...

    要不是成乙及时拉住谢迎刃,他就要扑到少棠身上,替少棠挡下这一刀。

    就连终九畴都有些惊诧,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奇怪的师徒二人。

    唯独冉少棠毫不惊慌。

    她顺从的伸着手腕,任由姨母师父的短刃冰冷的划破她的肌肤,当她的鲜血泊泊的流了出来,流进盛着解药的药碗时,她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自她听到众位师叔确认此药真的是菩提混元丹时,心里已经有了挨刀的准备。

    阿母不仅跟她讲过菩提混元丹是药王宗的圣药,还同她仔细说过这药如何服用,药引是什么。

    圣药的药引必须是童子童女的鲜血。

    此刻屋内就她与谢迎刃是童子之身,至于终九畴或未婚的成乙师叔,还有满悔,少棠不敢确定。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姨母师父一定会用她的血来当药引。

    果然,她猜对了。

    所以,她一点也不惊慌。

    这是救命的事。

    她没必要害怕。一碗血而已。

    第一世,她被沈惟庸开膛破肚,流的血几乎汇成河,都映红了她的双眼。现在这点儿鲜血算什么。

    何况,如果真能救得师祖,等师祖醒来一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以后她又多了一座靠山,还是境山内最大的那座。怎么算她都不吃亏。

    想到这儿,她疑惑的看向姨母师父,难道她也是这么想的?

    山上她护着自己的一幕又涌上心头,顿觉五味杂陈。

    丰滔滔亲自把解药一勺又一勺喂进丰让嘴里。大家都凝神屏息的盯着丰让,冉少棠却看向终九畴,他也正好看向她。

    “给,裹上。”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干净的帕子,递给她。

    少棠迟疑了一下,没接。

    谢迎刃抢过那只洁白的帕子三两下帮少棠裹紧了伤口。

    此时,一声几不可闻又悠长的哼声,仿佛从地狱传来。

    成乙等人扑通跪到丰让身前,喊着:师父师父,您醒了。终于醒了。

    丰让的眼睛慢慢睁开一条缝,目光缓慢的向四处转了一圈,看到丰滔滔时,眼角渗出泪来。

    转而,目光定格到终九畴身上。

    他勉力的想要的抬起手,似要指向终九畴。

    冉少棠眼见借刀杀人的机会终于来了,立即抓住终九畴,推到丰让床前:“师祖,是要徒孙把他抓起来吗?”

    众人皆脸色尴尬的看着一脸期待的冉少棠。

    人家刚刚拿出稀世珍宝菩提混元丹救了师祖,你不谢谢,怎么还要抓人家。

    简直没眼看了......

    丰让望着冉少棠期盼的目光,费力的皱起眉头,闭上眼。好半天才喘了口气,吐出两个字:“谢他!”

    然后,再也无力支撑昏了过去。

    众人又是一阵焦急的手忙脚乱。

    还好,经过丰滔滔诊断,丰让只是体内失血太多气血不足,暂时昏了过去。

    所幸体内毒性已经转淡,菩提混元丹终于起效。

    众人听后这才放下心来。

    齐刷刷的目光看向冉少棠与终九畴。

    若师祖不说那个谢字,大家仍会对终九畴存有疑虑。至少圣药的来处就值得推敲一番。

    好在宗主昏迷前已经明确要感谢终九畴,人家就是宗主的救命恩人,对药王宗来说他是整个宗门的恩人。

    成乙跪下就要谢恩,其他人也跟着要跪,被终九畴及时拦住。

    没办法,终九畴拦的住成乙,拦不住后面十几人,看到下跪的药王宗众人,他只好也跟着跪了下来。

    “圣药本就是药王宗研制,现在用你们的药救你们的宗主,也是物归原主,物尽其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众位千万不要谢我,在下当不起。”

    菩提混元丹乃是集全宗之力配制,因为所需药材遍布九州,每一样都是稀缺之物,所以历经六十年,只配出了十一粒,这种药不仅能延年益寿,还能解百毒救垂死之人性命。

    九州人人都想要占为己有。

    当时,药王宗对外宣称只配制出了八粒菩提混元丹,宗门公开留下一粒,暗自留下三粒。

    搜集药材时高兮国、南允国、周饶国三国鼎立支持,加之武林中的几大高手出力不少,药成时,有七粒丹药送与他人。

    当然能得到此药的必定不是泛泛之辈。

    不是三国皇室,就是武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对于药王宗而言,手上的四粒,其中两粒发挥了大作用。

    其中一粒丰滔滔受重伤时用了,剩下的一粒,被上任宗主送给了救宗门于水火的恩人。还有两粒不慎被人盗走。

    至于终九畴手中这粒的来历,宗门众人还不清楚。

    冉少棠十分佩服终九畴的胆识。如果他解释不清楚这粒菩提混元丹的来历,他死定了。

    丰滔滔坐在一旁,打了几个手势,满悔叫了冉少棠一声,少棠看向姨母师父,盯着她的手势,点了点头,也打了手势回复。

    两人之间似乎较之拥抱之前,多了份和谐与默契。

    丰让经过此劫,身体复元还要有些时日。

    丰滔滔留下来继续细心照顾,其他几位山主每天轮流过来探视。

    终九畴则受到境山最高规格的接待。

    负责接待之事的,毫无意外被众人联名指定由冉少棠负责。

    成乙知道冉小鬼有钱,有房,有鬼点子,必定能照顾好终九畴。

    众位师叔哪个不知。纷纷举双手赞同。

    冉少棠想了想,此事可行。

    离得近了,方便下毒。

    这个念头刚起,就被终九畴洞悉一切的目光给吓了回去。

    面对药王宗的恩人,她好像下不去狠手。

    还是感化他吧。怎么也要哄得这位终爷满意到,主动忘记她下毒之事。

    终九畴如今似得了圣旨的贵人般,堂而皇之的住进药王殿。

    不仅如此,每天还要提各种要求让冉少棠满足。

    才斥巨资修建好的药王殿,少棠一天都没享受,就成了终九畴的皇家别苑,说不生气是假的。

    可是,人家明着有宗主的口谕,暗里又有把柄可威胁到她,不管明与暗,她都被这个终九畴吃的死死的。

    还好,她从京都运来的东西足够多,多到足以满足终九畴各种需求,多到终九畴都有点嫉妒了。

    “你小小年纪如此有钱,为何还来药王宗受人驱使,听人使唤?留在京都当贵公子逍遥又在自在,岂不比当人奴仆要强上百倍。”

    冉少棠窝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她已经把药王殿装潢的最舒适阔气、观景视野最好的一间房子让出来给终九畴住,自己委委屈屈居于偏殿。

    不仅如此,她还要像个小黄门一样候在他身边,随时听其使唤......现在还要听他对自己冷嘲热讽,简直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