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昨天了是丰让祛毒后的第六天。少棠宁静的坐在床边,放完血,非常熟练的伤口包扎好伤口,很乖巧的端着碗喂给师祖喝。师祖非常不很听话。头歪到一边。他不赞成为了清余毒,还得让少棠一个小娃开膛给自己服药。他了多次反复跟众弟子说过,自己好的了差不多了。只要你再配几副少棠安静的坐在床边,放完血,熟练的包扎好伤口,乖巧的端着碗喂给师祖喝。。...

    今天已经是丰让解毒后的第七天。

    少棠安静的坐在床边,放完血,熟练的包扎好伤口,乖巧的端着碗喂给师祖喝。

    师祖十分不听话。头歪到一边。

    他不赞同为了清余毒,还要让少棠一个小娃放血给自己服用。

    他已经反复跟众弟子说过,自己好的已经差不多了。只要再配几副药,将养一个月就能下床行走。

    用尤不同配制的药物也能清除余毒,在半年的时间内只要按时服药即可。没必要耗损少棠的精血。

    可是,众弟子根本不同意。

    最主要的是,少棠不同意。

    她的眼泪流的像决堤的河水,只要丰让提出不需要她的血,她上来就是一番哭诉,说什么要替阿母尽孝,要替自己多疼疼师祖,要替姨母师父照顾师祖,总之,她总有办法哄老头把血喝下去。

    期间,也有弟子主动过来,毛遂自荐想要代替少棠。

    却被丰滔滔严词拒绝。

    其实,她与丰让都知道,少棠的血液里有一种特制的药物,是别人血液里没有的。

    虽然用别人的血再佐上药物也可以清毒,但论效果,还是少棠的血有奇效。

    不然,丰让就不是躺九日这么短时间了。

    冉少棠看到老人把药喝干净了,这才笑起来。

    她扶老人坐好,小拳头抡起来,殷勤的帮他捶背:“怎么样?师祖,您感觉好一些了吗?如果血不够,我再放点出来。您就放心,我每天都补好多滋补汤药。血有的是。”

    “七师叔还给我做了灵芝药膳,补的我都流鼻血了。姨母师父配的生血药浴给我,每天要泡足一个时辰,精力旺盛着呢,您千万不要替我担心。只要您的身体好了,咱们宗门才会好。”

    见丰让笑眯眯的点头笑,少棠接着抛出重磅。

    “来境山之前,阿母让我把您曾经送给她的那幅画带回来了。我特意为那幅画像盖了一座药王殿,专门供奉起来。每天我都要磕好多头,上三次香,虔诚为您祈福。”

    “等您身体彻底康复,您一定要去药王殿拜一拜。”

    少棠瞧着今日丰让身体大好,一口气终于把想说的都说完了。

    即便有人敢来这里告状,师祖心里也有数。

    从别人那听到,与她自己主动坦白,可是两回事。

    只要师祖拜过药王殿,看谁还敢质疑它的存在。

    丰让听着听着,咳嗽两声笑了出来。她建药王殿的事早有人报给他听。来这里告她状的也不是一两个。他三两句便把那些人打发走了。压根没想跟少棠提这事,没想到她自己倒是贼喊捉贼,先把事情抖到了明面上。

    药王画像里藏着的秘密也不知道若仙告没告诉她。看这样子像是不知。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阿母一点也不像。鬼机灵不说,嘴跟抹了蜜似的,死的都能让你说活了。你这是随了你阿父?”

    丰让端详着少棠的模样,摇头:“也不像呀,你阿父也是憨厚耿直的人。向来笨嘴拙舌。”

    冉少棠嘴上应是,连连说道“我嘴甜不也是为了逗您开心嘛”,心中却暗笑。他阿父还憨厚耿直?还笨嘴拙舌?

    他那是演给别人看的。

    他要是动起心眼来,十个自己也干不过他。

    不然,他怎么能在情况复杂的高兮带着全族活下来。

    不然,怎么能在长公主与皇帝面前周旋,保阿母安然无虞一直躲在风雨之外。

    丰让凝视着少棠脸上的那块胎记,内心波澜起伏。

    这孩子注定命运多舛,以后面对的难事还多着呢。

    幸好她是这样的性子,但愿以后不论遇到多大风浪,多大挫折,都能开开心心的乐观面对。

    丰让收敛了情绪,换了话题:“今天终公子怎么没来?”

    少棠迟疑了片刻,不想说两人发生了不愉快,她拿砍刀威慑了他,灵机一动,编了个理由。

    “他啊,说要钓鱼给您熬汤,鱼没钓上来,他没脸来见您。”

    丰让没有拆穿眼神闪烁的少棠,拍了拍她的头,嘱咐道:“他救了我,你要替师祖替宗门好好招待人家。若没有他当日出手,从黑衣人手中救下我,我这把老骨头早就暴尸荒野。”

    少棠不以为然:“可是师祖,您不觉得他这人很可疑吗?鬼方、境山是什么地方?他怎么会随随便便像出入自个家一样就进来了。别是混进来的什么奸细。而且,菩提混元丹是咱们宗门的圣物,竟然在他手上,您不觉得这件事很可疑?”

    少棠只要逮到机会就想给终九畴身上扣锅,能背几口是几口。

    丰让稍稍坐直了身体,望着少棠:“圣药的事他已经告诉我来历。你暂时无需知道。至于说他是奸细,更是无稽之谈。奸细来咱们这个穷地方干吗?你自个也来药王宗有些时日,可看到宗门有何特殊之处?”

    “特殊之处有很多。”她敷衍道,心里却反复琢磨着师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内情不能让她知道?越不告诉她,她反而越想知道。

    丰让接着又问:“特殊之处是什么?”

    “穷。”少棠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咳咳咳”,丰让咳嗽好几声,心道,你这鬼精灵,说话不知修个辞吗?

    少棠意识到说错话,也跟着干咳起来。心里狂喊,为什么在走神时不管好嘴巴?

    “师祖,我的意思是咱们宗门里的弟子个个都可以做当世神医。为什么不把大家放出山挣银子?山外富甲一方的人多如牛毛,有钱人惜命舍金的比比皆是,只要您同意,不愁境山变不成金山银山。”

    “我们药王宗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没有银子什么也做不成。”少棠立即想到三师叔、四师叔带人上山时的情景。

    丰让叹了口气:“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宗门有宗规,不为俗物行医。不过,念在你阿母向来孝顺我的份上,许你特例,做你想做的事。行事之前,要与你二师叔商量。但切记不要碰毒。”

    少棠仿佛得到尚方宝剑,脸颊上又露出那个她阿父不许露出来的梨涡,兴奋的摇着丰让的胳膊,刚要得偿所愿的开怀大笑,后面那句话却像寒冬里兜头的冷水,让她瞬间回归理智:“师祖,真的想做什么做什么?那可不可以让终九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