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满悔笑容着回过头,我以为是少棠终于等到准时起床。谁知却看见谢迎刃苦着一张脸,似是谁欠了他八千两没还。“满师兄,你昨天这么早?”谢迎刃失落的打过招呼,坐到了池塘边的石凳上,从荷包里摸出吃余下的点心渣子撒到水面上,一眨眼功夫,潜在池底的锦鲤扎堆浮上水面,抢夺“满师兄,你今天这么早?”。...

    满悔微笑着回头,以为是少棠终于起床。谁知却看到谢迎刃苦着一张脸,似是谁欠了他八百两没还。

    “满师兄,你今天这么早?”

    谢迎刃沮丧的打过招呼,坐到了池塘边的石凳上,从荷包里掏出吃剩下的点心渣子撒到水面上,眨眼功夫,潜在池底的锦鲤扎堆浮上水面,争抢食物。

    满悔站到谢迎刃旁边,关心的拍拍他的肩,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往日每次见你都生龙活虎,如今无精打采,谁欺负你了?”

    谢迎刃自从帮少棠监工做结账先生,一直都被村民追捧。从来没像今天早上一样,被人集体罢工。他觉得对不起少棠的信任,这点事都做不好。到头来还要来找少棠摆平。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虽然比少棠大两岁,实际上却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与少棠在一起相处时间久了,谢迎刃不知不觉的就把她当成了主心骨,凡是都要与她商量解决,自己还不自知。

    少棠每次都会让谢迎刃觉得,难题都是他想出来的解决办法。谢迎刃渐渐不再像从前一样自卑。面对他那些个师兄们也敢说不字了。

    不过,今天这件事,谢迎刃不想简单的用银子了事。他要为师弟多着想着想。

    谢迎刃满肚子烦心事,撩起眼皮看了满悔一眼,道:“说了你也帮不了我。”又垂下眼帘继续喂鱼。

    “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少棠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两人身后扔了一颗石子到水里,惊的群鱼四散。

    谢迎刃扭头,看到少棠笑眯眯的双手负后,道了声“师兄早”。

    满悔点头,故意抬头看太阳:“不早了。”

    少棠呵呵干笑两声,不提自己失约,反而问道:“师兄还没有用过早膳吧?不如我们一起吃?边吃边聊。”

    谢迎刃站起来:“好啊。我也没用早膳,咱们边吃边聊。”

    满悔心思都在办钱庄上,早上起来去师父那问过安,的确没有吃饭。现在被少棠提醒,还真有点饿了。

    三人一起向膳堂走去。

    终九畴早就坐在桌旁等着。

    看到少棠三人过来,他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指着空空如也的桌子问少棠:“饭呢?想饿死你师叔。”

    少棠自不会搭理他,径直找个离他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满悔与谢迎刃却不能失了规矩,二人恭敬的向终九畴行礼:“拜见师叔。”

    终九畴“嗯”了声,大家年龄差不多,尤其是满悔,与他年纪相仿,这声师叔估计叫得都是心不干情不愿的,只在面子上保持着和气,他根本也不计较这些。

    他的视线落到少棠身上。他是真的饿了。陪她练了这么久的功夫,肚子已经发出抗议。

    少棠张罗着满悔与谢迎刃就座,二人分别坐在终九畴的左手边和右手边。

    终九畴压抑着不耐烦,问少棠:“你昨天请的膳夫呢,是不是钱没给够,到这个时辰还不摆饭?”

    少棠诧异地瞧了终九畴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找了膳夫?哦,你又偷听我说话!”

    终九畴板起脸假装凶她:“怎么跟师叔说话呢?什么叫又偷听?师叔的耳力还需要偷听?你下次再说一些想要背人的话,最好离我百仗远,否则别怪听到。我还没怪罪你每天叽叽喳喳污了我的耳朵呢。”

    少棠气得小脸红彤彤,瞪圆了眼:“你不想听别住在我这儿呀。我又没求你住。”

    “师命难违啊。不是师叔我想住,实在是师父他老人家担心你一天到晚胡来没人管束,才让我住过来,方便替大师姐看护你。”

    终九畴说完,还左右看了看,问道身旁坐着两人:“你们两个当时也在,宗主当着众人的话可还记得。”

    满悔顿觉尴尬。

    终九畴这般说,也就是责怪师父没有教导好少棠?

    可是,师父交待过他,让少棠想做什么做什么,他要全力支持。

    终九畴难道话里有其他深意?

    他礼貌地冲着终九畴笑了笑,并没有接他的话,视线落到桌上。

    谢迎刃却没有这么多想法,那天师祖是说过让终九畴住在药王殿,还为药王殿正了名。说少棠建殿是经他授意。

    大家都心知肚明,少棠到境山时,宗主不在。何来授意,不过偏袒而已。

    谢迎刃觉得师祖这点不好,既然收了徒弟,就要给他个山头让他自己去耕耘开辟新领地,为什么要赖在少棠这里不走。

    他都不能留下来。

    面对终九畴的问话,他不想答,却不好拂人脸面,只好闷声点头。

    少棠瞧着不争气的两位师兄,心中也明白他们不敢造次。

    境山上,敢和师祖的恩人徒弟叫板的,也就她一人。

    她冲着门外喊了一嗓子:“秦叔,饭好了就可以端上来。”

    谢迎刃张大嘴巴:“少棠,你真的请了膳夫?不对啊,山里没来外人,难道你是在村子里找的?”

    少棠弯起嘴角表扬他:“谢十三,自从跟着我,你真的越变越聪明了。”

    这话不能让成乙师叔听见,不然容易挨揍。

    谢迎刃开心的瞥了一眼终九畴。

    终九畴纳闷:冉少棠夸你,你看我作甚。

    满悔想起师父曾经为了少棠派自己去千门镇学厨艺。奈何他不擅长此事,做出来的饭菜根本入不了少棠的眼。

    却不知她从哪里找来的膳夫,竟得了她中意。好奇问道:“少棠从哪找来的人?试过手艺?人可靠吗?”

    “师兄放心,是村子里的人。许婆婆帮我介绍的。告诉你,原来村子里一点也不普通,竟然是卧虎藏龙之地。那膳夫的手艺可是祖传的,听说他祖上在宫里御膳房当差。”

    满悔点头,关于村子里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些。不过师父不让他掺合,他索性也就不过问。想不到少棠小小年纪无人约束,反而成了一种优势。

    谢迎刃听到有好吃的,早就忘记刚才的烦心事,抻着脖子时不时向门口张望。

    不大会儿功夫,一个身材略胖,中等个头,长相宽和的中年男人拎着食盒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七八岁大的小丫头。

    秦茂林恭敬的向少棠行礼,说道:“公子,饭菜已备多时,就等您吩咐呢。”

    他打开食盒把饭菜一一摆上桌,屋内顿时飘满食物的香气。

    小丫头跟在后面,安安静静,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碗筷。

    待秦茂林把饭菜摆好,小丫头把四人的碗筷依次放好,安静地跟着秦茂林退了出去。

    终九畴看着有粥有馍,四样爽口的小菜,颜色不一,看上去就有食欲,动了筷子,夹了一片糖醋莲藕,味道竟然比预想中的好,不由点了点头,继续把筷子伸向其他小菜。

    其他人也动了筷子。

    谢迎刃吃的津津有味之际,少棠突然想起他之前在池塘边的苦瓜脸,关心问道:“十三,什么烦心事影响你心情?咦,此时你不应该在我阿母的山峰上监工么,怎么跑这来了。”

    终九畴看了少棠一眼:这孩子,故意不想让谢迎刃好好吃饭。

    果然,谢迎刃像突然想起来重大事件似的,啪地放下筷子,抓住少棠的胳膊:“村民们集体罢工,要求你给他们涨工资,不然不干活。”

    满悔也放下筷子,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责备:“那你怎么不早说?”

    少棠听完,“哦”了一声,安抚道:“正常。我估摸着他们也快提要求了。没事的十三、满师兄,咱们先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解决难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