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少棠三人从艮峰走出时,天色尚早。终九畴入宗门时间短,难以准确判断冉少棠泼在地上的那盏茶水是何问题。却能从尤相同几次殷勤劝少棠一人喝茶的态度中,察觉到出尤相同定是对少棠有什么妄图。那就少棠而已说破,并也没追究责任的意思,终九畴便占时按下心中不解。晚终九畴入宗门时间短,无法判断冉少棠泼在地上的那盏茶水是何问题。。...

    冉少棠三人从艮峰走出来时,天色尚早。

    终九畴入宗门时间短,无法判断冉少棠泼在地上的那盏茶水是何问题。

    却能从尤不同几次殷勤劝少棠一人饮茶的态度中,察觉出尤不同定是对少棠有什么企图。

    既然少棠只是点破,并没有追究的意思,终九畴便暂时按下心中疑惑。晚些时候,问李智就能得到答案。

    满悔心中诧异,六师叔为何把少棠的茶换成了安神汤,自己与终九畴的茶却并无异处。晚些时候,他要跟师父禀告此事。

    他问少棠:“七师叔的兑峰就在前面,要不要此刻就去?”

    少棠摆手:“不去。我们回去休息。”

    终九畴担心:“莫不是你身体不适?”

    少棠摇头:“我怕六师叔等不及,派人去给我们送银子追着入股。到时候找不见人岂不白跑一趟。”

    满悔不解:“看刚才情形他并未信任我们。你如何这么确定他会同意入股。”

    冉少棠一只手搭在额前,微微抬头看着远处的群山,阳光从山那边照射过来,细致的为每座山描绘出金色的轮廓。

    她想,早晚有一天,她要把这里的每一处资源都发挥到极致,药王宗不仅要做医术界的扛把子,还要做富甲一方的人间仙境。

    六师叔尤不同若没有换茶的举动,她可能还要费些心思跟他打个攻心战,才能迫得他把银子交出来。

    幸好他出手,少棠才胸有成竹。

    六师叔痴迷医术,少棠于他而言,唯一可利用的就是她身上的血。

    虽然这是个秘密,但发生她为师祖献血清毒一事,聪明人自会联想到其他方面。六师叔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少棠对着阳光弯起唇角:“他会来的。”

    “那其他几位师叔那儿?”满悔看着手中账本有些发愁。

    “自是不必去了。”

    “为何?不是说好,钱庄要想做大,流动的银子越多越好。”

    少棠一边往坤峰方向走,一边说道:“一个个游说太麻烦。等六师叔赚到钱,他们自会找上门来求我。”

    “哦,不过,”少棠走着走着,调皮的回头看向跟在身后的终九畴与满悔说道,“为了表示一视同仁,我们还是要给各峰送封信函。省得到时候他们看到二师叔与六师叔有银子赚却没通知他们,跑去师祖那倒打一耙。”

    终九畴笑着摇头。

    心想这真是只会咬人的小狐狸。

    看来,他的计划最应该防着的人,就是冉少棠。

    满悔听完少棠的一番话,自是喜不胜收。师弟真聪明。

    他每天回去都要跟师父详细地说一遍少棠都做了哪些奇奇怪怪的事。师父听了一定会更高兴。

    满悔没有跟着上山,而是进了坤苑,找师父。

    少棠与终九畴刚回到药王殿,就瞧见凌云殿负责守门的其中一个小童一边锤掌,一边正焦急的在院子里转圈。

    听到动静,抬头看到终九畴,像看到救星般冲过去。

    “终山主,您可回来了。宗主有事找您,都等了半天了。快点跟我去凌云殿。”

    终九畴还未开口询问,少棠先说话了:“三七,师祖找小师叔有何事?急得你跟剪了尾巴的雀一样乱扑腾。”

    少棠自常去凌云殿走动,便与殿里的小童都混熟了。

    以她惯有的套路,给他们些小恩小惠,方便她打听师祖的各种消息。

    叫三七的小童也不跟少棠见外,摊手苦着脸道:“小的也不知是何事,不过成山主早上从千门镇回来,去看望宗主时,好像提到什么黑衣人,下毒。小的猜测可能与宗主中毒一事有关。”

    终九畴一直站在院中听两个小人你来我往的交谈,浑身散发的清冷气质,仿佛天下事他都漠不关心。

    不过,听到黑衣人三个字,他还是有所触动。径直上楼去了寝室。

    三七在后面嘀嘀咕咕的催促:“终山主,您跟小的赶紧回凌云殿呀。您这怎么上楼了。”

    少棠拉住他:“没事,也许是急着出恭。你跟着不方便。”

    三七眨巴眨巴眼睛,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位冉公子,跟他们聊天时,经常蹦出句俏皮话,出其不意令人捧腹。

    可是,出恭这两字用在终山主谪仙般的人身上,简直是亵渎了。

    终九畴正迈在台阶上,听到冉少棠在庭院里胡说八道,差点脚滑摔下来。

    早晚有一天,他要好好收拾这只小狐狸。

    不大功夫,三七终于盼到终九畴下楼。

    他手里还拿了卷画。

    少棠伸手要去夺:“给我看看这是什么。”

    “想看凭本事来拿。”被终九畴轻松避开。

    少棠哪是这么容易放弃之人,两人围着院里新栽的几棵花树你追我躲,上蹿下跳,抢起画来。

    目瞪口呆的三七,只顾看热闹都忘了要催终九畴快点干正事。

    终九畴有意要教训少棠,引她去池塘边那棵梨树下,手中的画在她面前虚晃一下,少棠飞身去抢,一只脚勾在树枝上,身体如飞燕般凌空要擦过终九畴的头顶去夺画。

    终九畴矮下身子,手指朝着少棠挂在树枝上的脚腕轻轻一弹,少棠吃痛,再使不上力,身子直直朝池塘扎去。

    只听噗通一声,水花四溅,看热闹的三七被水扑了满脸。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木呆呆地问唇角含笑的终九畴:“你不下去救人?”

    终九畴拿画卷敲了一下三七的头:“师叔我不会泅水,要不你去救?”

    三七慌忙摆手:“小的不会小的不会。我去叫人来救。”说完他撒腿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冉少棠却从水中站了起来,及时叫住他:“滚回来。”还嫌丢人没丢到家呀。竟想找人来看她热闹。

    终九畴你给小爷我等着。

    冉少棠眼神里冒着冰冷的寒气,盯着终九畴,暗暗发誓一会儿就去把破云剑法练个百八十遍,等他回来直接把他削成肉泥。

    少棠打着喷嚏刚从池塘里爬出来,后院听到动静的秦晓月跑了出来,看到眼前湿漉漉的自家偶像,手舞足蹈大喊着阿父阿父,快来看看呀。

    一边麻利地跑回后院,把正晒着太阳的被子抱了出来。

    少棠只觉得自己刚从水里逃出生天,就被人从头到脚闷到了被子里,差点憋死。

    也罢,听到谢迎刃与秦茂林慌张的脚步声,就让她闷死在被子里吧。

    太特么丢人了。

    而终九畴此刻却悠哉地走进竹林小径上,拿出未能送出去的篪,吹起了欢快地小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