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秦茂林匆匆忙忙跑去膳房给冉少棠熬姜汤祛寒。谢迎刃瞅着早膳时还温润细腻非常干净的小公子,转眼间间头顶水草,浑身淌水的站到面前,气得他甩着两只手上的面粉,大声嚷嚷要找把砍刀劈了终九畴。少棠边狼狈不堪地往下拽水草,边盼咐秦晓月去拿非常干净衣服更换。怕谢迎刃在这儿碍眼谢迎刃瞅着早膳时还温润干净的小公子,转眼间头顶水草,浑身淌水的站到面前,气得他甩着两只手上的面粉,嚷嚷要找把砍刀劈了终九畴。。...

    秦茂林匆匆跑去膳房给冉少棠熬姜汤驱寒。

    谢迎刃瞅着早膳时还温润干净的小公子,转眼间头顶水草,浑身淌水的站到面前,气得他甩着两只手上的面粉,嚷嚷要找把砍刀劈了终九畴。

    少棠一边狼狈地往下拽水草,一边吩咐秦晓月去拿干净衣服替换。

    担心谢迎刃在这儿碍事,便打发他去给自己劈柴烧热水。

    谢迎刃突然拍掌,激起无数粉尘:“哎呀不好,我正跟秦叔学做糖饼呢。跑出来没人看火,饼子一定糊了。”

    他着急忙慌跑出去,边跑边喊道:“我这就给你烧热水,等饼子烙好,你一定尝尝我的手艺。”

    秦晓月拿了干净的衣服过来,要伺候少棠更衣,被少棠拒绝,并就此立下规矩。

    秦茂林父女只负责伺候饮食茶水、浣洗打扫等事物,冉少棠不召唤,不得到她房间。违令便逐出药王殿。

    晓月委委屈屈放下衣服退出房间。

    心里甚觉这位小公子性子古怪,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是嫌弃她粗鄙,还是有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她满心嘀咕。

    幸好是伏天落水,冉少棠洗完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又把姜汤一口气饮尽,不仅一个喷嚏没打,还出了一身的热汗。

    她在书房里写下几封信后唤晓月进来,嘱咐她把这几封信分别送到三师叔、四师叔、七师叔那儿。

    秦晓月离开后,她又拿着两张告示去膳房找跟着秦茂林学厨艺的谢迎刃。

    刚走到后院,缕缕香气直扎进鼻子里。

    她深呼吸,肚子跟着叫嚣抗议。

    膳房内传来谢迎刃高兴地大笑声:“秦叔,我成功了。您快尝尝味道如何?”

    里面安静片刻,秦茂林的笑声响起:“嗯,迎刃你果然有天赋。竟然一次就成功。比我当年强多了。”

    “真的?好吃吗?”

    “好吃。味道正宗。”秦茂林由衷地夸赞谢迎刃。

    谢迎刃开心地包起剩下的核桃酥:“我要把这些留给师父尝尝。”

    冉少棠走进去,夺过纸包:“我还没吃呢。说好的兄弟有福同享,你竟然私吞美食。”说完,打开油纸包捏起核桃酥放进嘴里。

    味道竟然似曾相识。

    “怎么和京都那家如意斋的味道差不多?”少棠手口不停,最后一块点心也进了肚子。

    谢迎刃满脸期待:“好吃吗?去京都接你时,你不是请我吃过如意斋的点心,我把味道记了下来。秦叔教我做核桃酥时,我就按着记忆中的味道加了些调料,调换了比例。没想到竟然与如意斋的味道相似。”

    谢迎刃说起制作食物时眼神里熠熠生辉,少棠看着侃侃而谈的他,顿觉整个膳房都大放异彩。

    “秦叔说的没错,你在这方面有天赋,别浪费。只要二师叔不安排你事情做,你就可以来这里跟秦叔学做膳食。”

    “那盯着派工结算的事怎么办?”谢迎刃挠头。

    少棠立目:“当然继续干。你还想天天泡在膳房里?小心师叔知道了揍的你屁股开花。赶紧去把这两份告示张贴出去。凌云殿门口贴一张,村子里祠堂外面贴一张。速去速回,晚上我要吃你做的手擀面。”

    谢迎刃脆生答应着,接了告示,问都没问什么内容,为什么要贴,一溜烟跑了出去。

    秦茂林放下手中活计,询问少棠:“如果饿了,我现在就能帮你做面。”

    少棠摆手:“我就是想让谢十三知道,他是个有用的人,是一个被人时刻需要的人。这样他就能摆脱自卑,慢慢找到自己的价值。”

    秦茂林目光灼灼的盯着少棠,虽然她看上去还是个孩子,可想法比一般的成人还要成熟。看来,他是押对宝了。

    谢迎刃贴在村子里的告示很快就引来一群妇孺围观。

    家里的壮劳力都去上工,剩下的妻儿老母吃饱饭闲来无事嗑瓜子。

    “告示上说冉小公子要开钱庄,呼吁咱们村里人谁有闲钱谁入股。利息给的不低。”

    “真有这种好事?赚钱的买卖自己不把持,还把利益外放,我觉得是个圈套。”

    “怎么是圈套?人家冉小公子财帛充裕,还稀罕骗你那点钱。妇道人家见识短。”

    “哎,王福家的,你不是妇道人家?冉小公子给你什么好处了,处处维护他。告诉你吧,上午我当家的回来了一趟,坎峰那边都停工了。就因为冉小公子不给大伙涨工钱。”

    “为什么不给涨工钱?他不是挺有钱吗?这么一座两层高的药王殿,说盖起来眨眼功夫就盖起来了,涨点工钱有什么为难?”

    “所以说,你们傻啊。他钱花光了,自然是需要有人来填补这个窟窿。不然怎么不给涨工钱?”

    一堆人听完这套说词,恍然大悟。

    有人追问:“谁来填这个窟窿?”

    “还能有谁?当然是谁入股谁来填。你的银子进了别人腰包还想要回来?你当人家冉公子是傻子?人家耍的手腕高明着呢。”姚文生的娘子把蹲在地上玩的孩子抱起来,扭搭扭搭往家走去。

    临老还加上一句:“你们都回家告诉自个当家的,千万别上当啊。”

    一直坐在墙根下打盹的许婆婆,在人群散尽后,睁开眼,看着不远处贴的告示,笑了。

    谢迎刃费尽力气爬到凌云殿,刚贴上告示,就被成乙逮住揪住了耳朵。

    “十三,跑哪儿野去了?师父回来半天了,也不见你来拜见。是不是又跟冉小鬼惹祸了?”

    谢迎刃看到成乙,不顾耳朵疼,开心地抱着他:“师父,师父,你回来了?想死徒儿了。你有没有带好吃的回来?”

    成乙刚刚涌起的感动,瞬间如潮水退去。

    “滚,敢情你不是想为师,是想吃的?没有没有。带了也不给你。”

    谢迎刃嘻嘻笑起来:“师父,我自己会做核桃酥,新学的。晚上做给您吃。”

    成乙觉得这傻徒弟,想法太跳脱,正常人跟不上他。前一刻还讨吃的。下一刻又变成做核桃酥了。难怪他那些个弟子都爱欺负他。

    也就冉小鬼不嫌弃他。

    说到少棠,他必须要见见她。

    “你速去把少棠叫到星辰阁,师父有事找他。”

    谢迎刃得了令,恋恋不舍离开几日没见的师父,跑回去给少棠送信。

    凌云殿内,终九畴慢慢展开手中画卷,问坐在上首的干瘦老者:“师父,您可认识此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