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成乙被终九畴的凌厉言词逼得的涨红了脸。拍案而起站起身要为自己辨个输赢出:“境山虽处于鬼方腹地,是我药王宗活动范围内,但近些年来来,总有些不不怕死的,想进鬼方探宝寻秘,你也不是......啊,那什么,闯了进去吗?”他不很想说破终九畴实地探访鬼方本就也不是什拍案起身要为自己辨个输赢出来:“境山虽处在鬼方腹地,是我药王宗活动范围内,但近些年来,总有些不怕死的,想要进鬼方探宝寻秘,你不也是......啊,那什么,闯了进来吗?”。...

    成乙被终九畴的犀利言词逼迫的涨红了脸。

    拍案起身要为自己辨个输赢出来:“境山虽处在鬼方腹地,是我药王宗活动范围内,但近些年来,总有些不怕死的,想要进鬼方探宝寻秘,你不也是......啊,那什么,闯了进来吗?”

    他不想说破终九畴探访鬼方本就不是什么被药王宗认可的行为。想想他救了师父,又成为自己的师弟,故而厚道的把话只说了一半。

    终九畴目光清冷的扫过成乙,望向上首坐着的丰让,淡淡说道:“我为什么来鬼方,又是如何阴差阳错救了师父,自是已经与师父好好做了交待。二师兄不必疑心于我。师父有令不必张扬,我自是不会跟外人多说半个字。”

    “我我、我怎么成外人了?简直胡说八道。”成乙气不过,委屈地看向师父。

    丰让扶额。像两个孩儿吵架请求大人决断对错的长辈,他十分挠头。

    索性垂目避开成乙期盼的目光,清了清嗓子,把话头拐到另一处:“老二,你去了一趟千门镇,结果如何?店铺谈下来了吗?要花多少银子?租期是多久?雇佣到掌柜没有?开钱庄一来保证现银充裕,客人来了随用随取。二来要安全,免遭逮人惦记,你雇到护卫了吗?”

    一连串抛出来的问题,像一个又一个砌城墙的砖石,把成乙砸的哑口无言。

    他选中一家位置极好的店铺,价格已经谈的有些眉目,对方有个极大的后院,想要一起出手。他觉得闲来不忙时,在小庭幽院里歇上一歇,喝茶谈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超出的预算,想要回来问一下少棠,她的银子有没有富裕。

    现下被师父连环夺命问,他顿时觉得脑壳疼。

    不出银子只入股人力,就是件劳心劳力的事呀。

    他找了一个与要少棠商议重要事的借口,从凌云殿匆忙退了出来。

    三千多层台阶走完一半,他才暗暗觉出不对。

    他明明在说要不要与毒仙门对抗一事,怎么变成了钱庄的事?

    师父不是不管这件事么,怎么询问的如此详细?

    成乙拍着脑门下了山,径直回星辰阁去等少棠。

    少棠得了谢十三带来的消息,早就等在星辰阁。

    叔侄二人见面后,没有多余寒暄,直接切入正题。

    少棠寻思一下他的建议,提出明日一早去千门镇看看店铺。

    成乙接着把师父问他的那些问题,换成自己的考量一一道出。

    少棠眼睛一亮,不知师叔什么时候想事情如此周全了?

    “师叔背后有高人指点?”少棠忍不住问出来。

    “浑说,师叔向来想事情思虑周全,还需要旁人指点?太小瞧你师叔了。你若不信,那你去找别人帮你。”

    眼看师叔被人戳破要恼羞成怒,少棠赶紧笑脸赔不是。

    师叔虽然处事没有她阿父的大管事机敏圆滑周到,心思也没阿母细腻可察微末,但师叔最大的好处就是实诚。

    只要看一下他的脸,少棠就知他的心情好坏。

    虽然她总爱在背后腹诽师叔才能与德行不能兼备。

    但是,师叔却是可依靠之人,即便他常常不靠谱,少棠也信他不会害自己。

    师祖能用的人,自有优点与长处。

    被少棠哄了几句好话后,成乙终于觉得面子上过得去了,才慢吞吞从怀里掏出两封信。

    少棠开心地抢过去,仿真辨认信封上的字迹,一封是阿父写来的,一封是小妹写来的。

    她小心翼翼拆开阿父的信,迅速浏览一遍,脸上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激动,眸光里闪着点点泪花。

    成乙察觉不对,不安地扶起她低垂的头,问道:“家里出了何事?你哭什么?可是你阿母有什么事?”

    “师叔又乱说话。阿母没事阿母好着呢。我是高兴。”少棠用袖子抹掉眼泪,笑嘻嘻地看成乙,“师叔,我有阿弟了。我有阿弟了。高兴吗?开心吗?喜欢吗?”

    说完,她扬着信像只欢快地小雨燕,飞快地跑走了。

    成乙愣在原地,缓了半天,才叹口气悠悠转回寝居。

    回到自己的地盘,少棠关好门窗,躺在床上迫不及待拆开冉绍裳寄来的信。

    小妹的字娟秀遒丽,比自己第一世写得要有风骨。细看内容,字里行间俏皮生动,逗得她一个人在床上笑的打滚。

    原来,那沈家与第一世一样,刚到京都安顿好,便给冉府递了拜帖。

    沈家虽是高兮望族,却一直在北天经营着自己的势力。初到京都与人交好,投石问路,是必需之举。

    她们的阿父向来爱广交好友,自是一来两往与沈家熟络起来。

    如此按着第一世的发展,估计过不了两年,两家便要议下亲事,结成儿女亲家。

    当初的自己,因着不辨忠奸,不识沈惟庸皮囊下的心脏是红是黑,一门心思想嫁他。最后害得冉家阖府身首异处。

    而这一世,小妹经她在信中点拨,早对沈惟庸此人有了不好的印象。

    信中小妹说,沈家二公子刚到京都便病倒,一直卧床不起,身体时好时坏。

    而沈家邀请阿母赴宴时,无意听到几位聚在一处的小公子,兴致勃勃的八卦沈惟庸的头发,好像稀疏的已经不成样子。

    沈惟庸为此烦恼不已,成日里着人寻访救治方子,脾气也不复往日温和。

    冉韶裳表述的语气里颇是嫌弃。

    少棠看到这儿,坐直身子,捧着信,无声地笑起来。

    笑着笑着,眼前的字渐渐变得模糊,两行清泪缓缓淌过她娇嫩的肌肤,一颗又一颗滴落到信笺上,洇湿了字迹。

    情绪稍定,少棠铺纸磨墨,写完回信,信中除了叮嘱小妹习武,照顾好幼弟,还向阿父讨要他书房里的孤本《九州食记》,她要送给谢迎刃,助他在厨技上成为九州第一人。

    傍晚时分,不出意料,少棠等来了六师叔尤不同。随之跟来的是表情沮丧的师兄李智。

    尤不同一点不觉得他给冉少棠下药被揭穿有什么可尴尬的,进得门来双手负后,悠哉悠哉的在庭院里东瞧西望。

    “上次来的匆忙,没仔细欣赏你布置的庭院。听老三说,委实有京都古朴之风。”

    冉少棠在心里扮鬼脸,直接开怼:“三师叔去过京都?什么时候的事?”

    药王宗每半年外放优秀弟子出山历练,听闻三师叔不喜离开境山一草一木,从未离开过鬼方的一亩三分地,最远也就是距离鬼方最近的千门镇打打牙祭。他何来京都的见识?

    冉少棠毫无压力的戳穿六师叔的谎言。

    六师叔的肤色偏黑红,所以少棠在他的脸色上无法判断有没有戳中痛点。

    尤不同清瘦的身形在庭院转完一圈,最终脚步停在南墙根下少棠新开辟的一块药田边。

    少棠刚拨完种子,药田光秃秃的,露出来的都是新翻出的黄土。

    尤不同眯着眼,转起了歪脑筋。

    这个时节能种活的药草品类不多,难道冉小鬼种的是毒物?

    他撩起袍角作势就要蹲下,一直盯着他的少棠眼疾手快抄起尤不同的胳膊,递给紧随的谢迎刃一个眼神,两人一左一右架住他。

    “六师叔,这里又热又脏,咱们去厅里说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