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少棠个子矮,严禁不踮起脚尖,与谢迎刃协力把尤相同架了出来,费劲的推着他往赫赫堂去。尤相同疑心更重,装作配合好,龇牙咧嘴:“你们两个小鬼想把师叔的老骨头瞎折腾散了架?别推了,我自己能走哇。李智,你傻愣着干嘛?想看师父摔下来在这儿。”李智在艮峰了被师尤不同疑心更重,假装配合,呲牙咧嘴:“你们两个小鬼想把师叔的老骨头折腾散架?别推了,我自己能走哇。李智,你傻愣着干嘛?想看师父摔死在这儿。”。...

    少棠个子矮,不得不踮起脚尖,与谢迎刃合力把尤不同架了起来,费力的推着他往赫赫堂去。

    尤不同疑心更重,假装配合,呲牙咧嘴:“你们两个小鬼想把师叔的老骨头折腾散架?别推了,我自己能走哇。李智,你傻愣着干嘛?想看师父摔死在这儿。”

    李智在艮峰已经被师父训斥成一头只会把脑袋扎进沙子里的鸵鸟,听到师父的声音还有点瑟瑟发抖。反应起来有些迟钝。他实则是不想跟师父上坤山的。万一遇到终师叔该如何解释师父下药一事。

    少棠见李智异样,麻利的伸腿,轻轻松松绊倒了他。暗道:李智师兄回头一定要谢我哦。

    这一下摔的不算太痛,李智庆幸少棠这一脚倒为自己解了围,干脆趴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假装伤残动不了。

    尤不同破口大骂:“没用的东西。”

    少棠手上暗暗使劲,就是不松开尤不同的胳膊,嘴上不依不饶:“六师叔,您好像比我阿母还要小几岁,怎地变成老骨头了?药王宗宗规第十七条,不许打诳语。”

    尤不同本想着倚老卖老,脱个身,却被冉少棠毫不留情拆穿还扣了个违反宗规的帽子,十分不悦,竟奋力挣脱两人束缚,转身扑向药田。

    他行动起来显然没有了“老骨头”的半点踪迹,以手为铲三下五除二插/进土里使劲翻出几粒种子。

    “六师叔你这是做甚。”谢迎刃还要去拦,却被少棠伸臂挡下,笑眯眯的双手抱胸,歪头看着尤不同,“六师叔,我的药田有何不妥吗?宗规则里可没说只许你种不许我种。六师叔是看上我的种子?”

    尤不同捏碎一颗种子又闻又看,辨不出结果干脆动嘴咬上一口。

    “呸呸呸。”种子又被他吐了出来,种子没问题,他悻悻地扔进药田里。

    他回头瞪少棠。没问题你为何装作紧张的样子?难怪老七讳莫如深地提醒自己离冉少棠远点。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跟她爹冉问一样的狡猾不说,还装模作样,故弄玄虚的本事丝毫不逊于她爹。

    少棠在尤不同刀锋般的审视下,依旧镇定,双目流露无辜神色。

    其实,打心眼里,她就佩服这样对自己喜好之物执著之人。为了分辨是何药种,竟然不怕中毒上来就咬。这种不怕死的精神不是人人都有的。

    不过毁她药田另当别论。

    “六师叔,种子有何问题?”

    “暂无问题。”尤不同甩着手上的泥土,恰好李智见机爬起来。尤不同招手让他过去,顺手在李智衣袍上擦起手来。

    少棠看着李智小徒弟面不改色、习以为常的模样,甚觉谢十三平日里对成乙师叔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有多明智。

    红花就要有绿叶配。

    要不是尤师叔这番作为,她还真感觉不到成乙师叔的可贵。

    她肃肃容:“种子是师父送我的。让您搞成这样我看是长不出药草来,还是六师叔帮我去跟师父解释吧。”

    尤不同听到是丰滔滔送的种子,立即变色。

    其实,他不过是想与冉少棠谈条件,以入股之事换她的一点血来做个研究。又觉得他准备入股的那点财帛拿不出手,怕少棠这小鬼不肯就范。

    恰好见到药田可疑,才出此下策。

    万一冉小鬼种的是毒物,证据在握,他说怎地不就怎地。

    谁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到涉及师姐那个疯女人,他连忙换成殷切笑脸,咬咬牙交出了私存财帛的十分之九,只留下一点点余钱,两人签了个协议。

    少棠也没让他吃亏,不等他说话,主动掏出一个白色瓷瓶,当场割腕滴血,送与尤不同。

    “六师叔,这个买卖你做的一点也不亏。不仅有银子赚,还得了宝贝。我这血可是师祖专用。你可千万别拿它做什么坏事。”

    “浑说。师叔岂是没分寸的人。”他如获至宝,两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回艮峰关上门研究一二。

    谢十三瞅了一眼正在药田里为尤不同善后的李智,甚觉师叔的分寸底线有点低。

    送走了尤不同师徒,谢迎刃拉了少棠坐在亭子里,一边为她包扎手腕一边问道:“你的血是有何奇特之处,引得六师叔这般不自重。”

    起初,少棠也未觉得自己的血有何不同。

    但有一次她割腕为师祖疗伤后,甚觉无聊,没事找事做。

    瞧见师祖寝居内的一盆长寿花不知何故萎顿将枯,担忧师祖看到枯死之物会联想到自己的寿命,影响心绪,便自作主张把花搬出去丢掉。

    恰好包扎的帕子未扎结实,散开了。

    血液未凝结,加之她使了些力气搬花,促发几滴血淌出来,滴到花盆中。

    她当时未在意。直接把长寿花放到了廊下角落里。

    第二日,她坐在廊下歇凉,无意中看到那盆已经快枯死的长寿花竟然重新焕发生机,似有抽芽之势。

    她唤来三七与灵芝,问他们两个可有给花浇水、照顾它。

    两人均道近日来忙得很,没顾得上照料。

    她向来聪颖通透,思前想后,便察觉是自己的血液有问题。

    不过,应该往好的方面想。能让花起死回生,她的血可是稀罕物。

    少棠并不想瞒着谢十三,把自己猜想的结果坦然告之于他。十三听少棠说完,骇得忙要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

    又四处瞅了个遍,提醒她道:“以后这话千万不要再对别人乱说。万一哪个起了坏心思,把你抓走放干你的血,那可就惨了。”

    少棠抿嘴笑,想抓她可没那么容易。

    谢十三猛然又想起她把血给了六师叔,惊叫着站起来要去艮峰把血讨要回来。

    少棠及时拉住他。

    “六师叔擅于制药救人。我怀疑师祖中毒一事没那么简单。事情也不会就此了结,万一有人再中毒我们拿什么救。六师叔一定不甘心无法解毒。镇日研究对症之法。如果我的血能对此有帮助也是好的。”

    谢十三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眉问道:“万一六师叔要把你捉去放血怎么办?他可不会顾忌你的性命。你瞧他对李智的态度就知不关心弟子死活。”

    少棠心中温暖,拉谢十三重新坐下:“不怕,我不是有你这个师兄嘛?你还能让他把我抓了去。”

    谢十三听完果然激动的拍着胸脯,发誓要保守秘密,好好保护这个可爱又单纯的小师弟。

    天色渐暗,雨云飘过境山。

    因采竹笋滞留在竹林里的秦晓月,隔着一道院墙,竟把二人的谈话全听进了耳朵里,一时失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雷声大作,豆大的雨点从空中噼里啪啦砸了下来,片刻淋湿了林中慌张无措的小女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