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雨势得多凶悍。俗话说人不天留,天天留。终九畴刚要站起身告退时,大雨瓢泼,等了一柱香的功夫后不仅雨势未减,反倒有更甚之势。准备好用晚膳的丰让唤终九畴留下的陪自己一同就餐,又着灵芝让膳房加两个肉菜。三七粉烫了一壶酒,师徒二人坐在窗下桌案旁,喝酒观雨,甚终九畴正要起身告辞时,大雨倾盆,等了一柱香的功夫后不但雨势未减,反而有更甚之势。。...

    雨势来得凶猛。俗话说人不留客,天留客。

    终九畴正要起身告辞时,大雨倾盆,等了一柱香的功夫后不但雨势未减,反而有更甚之势。

    准备用晚膳的丰让唤终九畴留下陪自己一起用餐,又着灵芝让膳房加两个肉菜。

    三七烫了一壶酒,师徒二人坐在窗下桌案旁,饮酒观雨,甚是怡然。

    餐毕,丰让兴致未减,着三七拿来棋盘,要与终九畴对弈。

    可以说,终九畴是丰让八个徒弟里最聪慧的,难得年纪轻轻沉稳有城府有见地,着实让他喜欢。

    师徒二人接连下了五盘棋,终九畴故意不露痕迹的让着丰让输了三局,丰让高兴地从箱子里翻出一本珍藏版的《药王医经》硬塞到终九畴手里。

    “好好背,不懂的问为师。年底大考,你虽不用与弟子们比试,却也要过得了你师姐那一关。”

    终九畴顿觉头大。

    他对学医没甚兴趣,害人嘛倒是略通一二。

    不过,看到这本《药王医经》长得老气横秋、贵气冲天,估计比冉少棠那本要好上几个档次,便装成恭敬的样子放进怀里收好。

    他其实很想跟师父说,入宗门前他就想的清清楚楚,学医也行,但活人不医。

    只怕他这套言论说出口,师父能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只好把心中所想忍下不提。

    想起他白天致使冉少棠下水,好似得罪了她,他还是决定给她一晚情绪缓冲的时间,消磨一下她的脾气为好。终九畴破天荒的没回药王殿。

    秦晓月等到冉少棠用完晚膳,也没等到终九畴回来,恹恹地收拾桌上杯盘碟具。

    她时不时偷偷抬眼去看站在窗边的冉少棠与谢迎刃,冉少棠赞不绝口夸奖谢迎刃做的手擀面与白斩鸡味道上乘,一只手伸出窗外撩拨雨水。

    两人玩得欢畅,谁都没提终九畴未归之事。

    晚上,谢迎刃住在客房,想着今日与秦茂林学厨之事,得到少棠与秦叔夸奖无数,兴奋地翻来覆去睡不着。

    迷迷糊糊间,听到少棠寝居传来低沉又婉转的埙声。

    曲子似在雨间穿梭的燕子,忽高忽低,时而清扬时而低哀,听得他心里像被人揪起来又扔下,不知该喜该悲。

    他揣测,少棠深夜不睡,也许是在思念家人。

    雨点渐弱,由滂沱转成细密绯绯。

    冉少棠估计终九畴不回来睡,吹完埙曲,赤脚回到床上钻进被子里。

    山中夜凉,又有缠绵雨丝入窗。

    借着廊下未熄的遥遥烛火,她看了一眼桌上写给家中的信笺,满足的阖上双目,在雨打竹叶的沙沙声中,渐渐沉睡。

    翌日,她如往常般早早起床,雨还未停,淅淅沥沥,甚是缠绵。

    少棠在后山僻静处冒雨练了一套破云剑法,又打坐重温内功心法,几个周天下来,等到身体渐渐热起来,她才收功,回去用早膳。

    谢迎刃见她回来,端上已经做好的鸡丝雪菜粥,等她品尝评价。

    少棠喝过一碗破例又添了一碗。

    谢迎刃高兴的把剩下的热粥装进陶瓮里,要拎回去给师父喝。

    少棠与成乙约好出发时辰,瞧瞧时候差不多,回屋换了身出门的衣衫,带足了银子、毒药等随身物品,以及要寄回家中的信件,招来正在打扫庭院的秦晓月。

    “过会儿你去村子里和各峰走一趟,看看村民与几位师叔有没有想要入股的。若有就让他们明日来这里签字画押订协议。”

    秦晓月爽快地答应着,少棠想了想又说道:“我看村子后面瀑布附近,有一棵长势旺盛的青梅树,眼下快熟了。你去村子时摘些青梅回来,洗干净晾干,再刷几个酒瓮沥干水,等我从千门镇回来,给你们做青梅酒。”

    秦晓月听少棠要去千门镇,心思活泛起来,央求道:“小公子,你也带了婢子去见见世面吧。长这么大婢子都还没出过境山呢。”

    少棠瞧她一眼,思量一下道:“有机会吧。你先把我吩咐的事情做好。”

    目送着冉少棠与谢迎刃拐到下山的小径上没了踪迹,秦晓月才收回目光无精打采地去找竹篮准备去村子里摘青梅。

    这个时辰,震峰里的人都已经吃过早膳,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成乙掀开瓮盖,鼻子凑近闻了闻,指指桌上的空碗:“倒一碗给为师尝尝。”

    这一尝不要紧,剩下半陶瓮的鸡丝雪菜粥全进了他的肚子里。

    进来禀告车马已准备妥当的纪纲,看到师父捧着滚圆的肚子直打嗝,讪讪地想,难道是自己做的早膳不合师父胃口?

    老十三的粥有这么香吗?

    他又瞧了一眼满脸笑意浑身上下散发着快乐的谢迎刃,总觉得自冉少棠来境山后,这个小师弟变得与之前不太一样了。

    纪纲送成乙三人下山,正要坐在马车前准备赶车,同他们一起去千门镇,成乙拦下他。

    “你在宗门里好好待着,帮我把前几日未处理完的事都做了收收尾。你七师叔让我帮他卖的衣衫有一件未卖出去,你得空把那件袍子连同卖的碎银子给他送过去。镇上人嫌弃他那件袍子太花哨。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男人的袍子上绣什么牡丹花。”

    “哦,再去凌云殿看看你师祖有没有其他事要吩咐,把我昨天顺手打的那只野兔也带上,让膳夫给他炖了,补补身体,嘱咐一定要炖烂了。去吧去吧。”

    纪纲垂头喏喏称是,待谢十三驾着马车扬长而去,他才唉声叹气的往星辰阁书房而去。

    小雨时下时停,虽泥泞却一路顺畅。

    快到千门镇时,少棠发现越接近镇子路面上越干燥,昨夜的大雨半点都没有润泽到这里。

    鬼方真是片神奇的土地。

    若不是有种种鬼神摄人的传言,估计鬼方这片净土就要成为高兮与周饶掠夺之地。

    “师叔,你说的那家店铺在哪个位置?”少棠放下车帘,问坐在车内昏昏欲睡的成乙。

    成乙半睡半醒间被少棠打扰,一脸不耐,打着呵欠伸了懒腰,才道:“与医馆隔一条街,离茶馆近。”

    少棠在脑中描绘了一下大概位置,点点头。

    谢迎刃驾着马车,脑子里盘算着今天要买回去的食材,调料,嘴里念念有词,马车正要拐弯,突然从斜刺里蹿出另一辆马车,速度快的惊人,眼看着就向他们的马车撞上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