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程谓慢慢的转头看向宗政慎,两人目光对望,心中所想皆已若有所悟。“三殿下好计谋。”程谓发自内心赞道。宗政慎放下自己茶盏,掏出桌案上的羊毫笔沾了沾墨,下笔前问着:“我还没说,你怎知这计谋好?”程谓抚掌大笑:“殿下放冉少棠走,了是筹谋的第一步。无论她去哪里,“三殿下好计谋。”程谓由衷赞道。。...

    程谓慢慢扭头看向宗政慎,两人目光对视,心中所想皆已了然。

    “三殿下好计谋。”程谓由衷赞道。

    宗政慎放下茶盏,拿出桌案上的羊毫笔沾了沾墨,落笔前问道:“我还没说,你怎知这计谋好?”

    程谓抚掌大笑:“殿下放冉少棠走,已经是谋划的第一步。不论她去哪里,只要她活着,就是我们手中的一柄利刃。能让冉问降伏于我们的利刃。冉问就算不为了她,为冉氏一门都不敢轻举妄动。”

    说罢,程谓在屋内兴奋地踱起步来。

    “有朝一日,高兮与周饶反目,或者是陛下需要在您与大皇子之间做抉择,冉问就是我们的胜算之一。”

    宗政慎心中甚悦这位幕僚,自己的思量每每都能与他的不谋而合。

    他匆匆几笔,写下几个大字,望着窗外怅然说道:“但愿父皇不要让我失望。”

    他又想起那个爱说谎、女扮男装的小女娘。她的样貌会不会与她阿母一样?几分神似也是好的。

    有些筹码需要慢慢喂养。

    养大了才有杀伤力。

    程谓走到桌案前,宗政慎刚刚挥笔而就的字迹未干。

    他默默在心中念出上面的字:江山未卜。

    阿源见天色渐晚,床上午睡的小公子一直未醒,担心她这样睡下去会错过晚膳时间,便轻手轻脚走过去,想唤她起床。

    冉少棠哪里睡得着。

    她躺在那儿不过是借假寐,一遍又一遍毫不厌烦的练习内功心法。

    通过撞车这件事,她深深感觉到自己这具身体的弱小无力。

    不然,怎么会轻易就撞晕被人虏劫到这个鬼地方。连回家都要通过别人允许。

    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之所以戒备着对救命之人报上假名字,是因为她并不晓得这个“救命”是真的救命还是自编自演的一出戏。

    虽然她醒来后,身上衣服还是自己那一身,东西也还在,她仍觉得不妥当。

    所以,报个假名字即便被他们知道自己是女儿身,顶多以为是谁家孩子淘气女扮男装而已。

    不会连累远在高兮的家人。

    但,若是有人刻意为之想伤害她与她的家人,那就怪不得她杀人灭口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向自己靠近,她平复呼吸静观其变。

    阿源小心地观察着正在睡觉的冉少棠。

    见她还在睡,皱眉轻唤:“小公子,小公子,该起来了。睡多了晚上可就没觉睡了。”

    少棠听她柔声召唤,心头浮上一计。

    阿源见怎么唤都唤不醒,便伸手去推侧身朝里沉睡的冉少棠。

    少棠揉揉眼,看清阿源白皙姣好的面容,甜甜叫了一声“阿源姐姐你真美”,说完,两只手抱住阿源的腰,就要把人家小女娘往-床-上拖。

    手上力道不减,嘴上还不依不饶占便宜:“阿源姐姐身上好香呀,让我摸摸好不好?我家婢女都没姐姐你长得细嫩。”

    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是纨绔子弟的标配模样。

    阿源先是一惊,后又想笑。

    明明同是女儿身,难道自己会怕她占了便宜。

    不过,想起三殿下的叮嘱,她立即明白,眼前这小女娘是在试探自己。

    试探昏迷期间有没有识破她的女儿身。

    既然如此,她只好配合演戏。

    阿源惊叫着“小公子不可”、“婢子不是小公子想的那种人”“公子快些放手”,两手撑住冉少棠的肩膀,眼圈瞬间泛红。

    看在少棠眼中便是一副恼羞成怒,想要发作却又不敢的样子。

    看来,阿源是真不知自己是女儿身?

    圆脸婢女阿苏听到动静推门闯进来,看到眼前一幕顿时又羞又怒,上前拉开阿源,叉腰斥责冉少棠。

    “哎,我说你这个人,小小年纪就是个色胚。阿源姐姐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你竟然还想占她便宜。哼,阿源姐姐,我们去找三公子,把这个小色胚赶走。”

    她气呼呼拉着抹眼泪的阿源离开,还不忘转头呸了一口:“忘恩负义的登徒子。”

    等二人离开,装作抓了现场惊慌失措的少棠,躺回床上,捂住嘴偷偷笑起来。

    原来调戏小女娘竟是这般滋味。

    以后有机会还要再试上一试。

    她坐起身,回想着阿源的反应与阿苏那要吃人的模样,初步判断,自己的女儿身没有暴露。

    这下,她放下心来。

    晚膳是另一个不认识的婢女送来的。

    话不多说,似乎怕了她,战战兢兢放下食盒便逃也似的飞奔离开了。生怕冉少棠吃了她。

    少棠一边用膳,一边开心的微笑。

    等回到镜山,她一定要跟谢十三仔细讲讲这一段飞来“艳遇”。

    嗯,还要跟终九畴那个家伙炫耀一番。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

    这不是教坏终九畴吗?

    还是算了罢。只讲给十三听便好。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少棠起来梳洗用膳。

    阿源虽红着眼睛,却仍旧细心伺候着她。只是态度有些疏离。

    少棠其实心内有些愧疚。

    不知自己这番举动,是不是给人家小女娘心里造成了莫大阴影。

    “阿源姐姐,对不起。昨日......是我不好。在家时,我常与房内婢女开此玩笑。她们都当我是孩童,并不与我计较。”

    “姐姐,你大我四五岁,就当我是孩童胡闹,不要与我置气。”

    阿源心中岂会生她的气。

    明知她那样做,不过是不放心自己,要故意试探自己。幸好三殿下下过死令,不许让对方察觉已知她女扮男装身份。

    否则,昨日,看她那般胡闹,她还真想陪着她胡闹一番,反吓一吓她。

    阿源点点头,不说话,只利落的收拾了碗筷,便又出门去了。

    不一会儿,阿源回来通知少棠:“三公子已经备好马车,小公子收拾好东西可以回家了。”

    少棠哪有什么东西可收拾,起身掸了掸衣衫上的褶皱,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门。没有一丝留恋。

    庭院虽然绿植不茂,奇形怪石却比比皆是。

    少棠随着前面引路的阿源绕来绕去,终于看到朱红大门。

    门外停着一辆豪华气派的马车。车前一匹健硕黑马,似等的不耐烦,不时的跺脚甩尾,从两个鼻孔里往外喷气。

    少棠回头看了一眼门楣上的牌匾,三个红底金字赫然入目:睿--王--府。

    她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第一世。

    周饶国睿王,是周饶帝第三子,后在夺嫡争权中稳坐钓鱼台,成为人生赢家。

    难道,救自己的那个翩翩少年就是睿王宗政慎?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