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少棠伫足不前,目光粘在牌匾上,心里却暗自责备自己离开了的太匆忙。怪不得那个家伙一脸冰冷跋扈,拽得跟二五六万似的。搞了半天人家是周饶国皇亲贵胄、因为未来太子。她复活后最急迫的心愿,杀沈惟庸,杀沈家全族。杀一人很容易,而要杀沈家全族,要到周饶国来查明第一难怪那个家伙一脸冰冷骄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冉少棠伫足不前,目光粘在牌匾上,心里却暗暗责怪自己离开的太仓促。

    难怪那个家伙一脸冰冷骄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敢情人家是周饶国皇亲贵胄、未来太子。

    她重生后最迫切的心愿,杀沈惟庸,杀沈家全族。

    杀一人容易,而要杀沈家全族,必须到周饶国来查清第一世,陷害冉家的真凶。不然,找不到背后的始作俑者,她总有种放虎归山,养虎为患的不安。

    原本她打算五年后从境山离开,以行医之名到周饶结交个权贵什么的,打入敌人内部,方便查探。

    可如今眼前竖着周饶国第二大的一尊佛,她竟然有眼不识金镶玉。

    少棠突然不想走了。

    能结识宗政慎比回药王宗重要。

    “阿源姐姐,三公子人呢,我想跟他道个别。”冉少棠四处打量,除了车夫站在骏马旁边静静等候,门外空无他人。

    阿源瞧了一眼天色,笑着哄她:“小公子快些上路吧。有缘自会相见。”说完,伸手做出请的手势。

    少棠对于被人驱赶这种事根本不放在心上。

    她转身就往门内走,兀自念叨着:“医师在哪?我的头又晕的厉害了。还是瞧一瞧再上路。阿源姐姐,你们要送佛送到西。”

    阿源犹豫的看了一眼安静的马车,无奈地在心底叹了口气,手一挥,不知从何处蹦出四名侍卫,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架住已经走到庭院的冉少棠,连拉带拽,不顾她乱嚷嚷,强行塞进马车里。

    少棠差点扑倒在车厢里,本要骂上几句解解气,等她站稳妥,竟在布置的舒适宽敞又富贵的车厢中看到了泰然端坐的三公子。

    她略一迟疑,立即转怒为喜,笑颜如花的坐到了宗政慎对面。

    “三公子,哦,不对,三殿下,真是幸会幸会。您怎么在马车里?”

    这个阿源还是记恨上自己了。不然为何不早一点告诉自己宗政慎就在马车上。那样,她还何必出刚才的丑。

    宗政慎心道,这小女娘聪慧的紧,只看了牌匾,就猜出他的身份。

    不知放她回去,日后还能不能如愿成为自己手中利器。

    他挑起眉毛,故意不悦的反问:“怎么我坐我的马车,还要与你打招呼?”

    少棠听他口气带着不忿,不知自己何事惹了他,忍下反击的冲动,拱手道:“感谢三殿下用您的马车送我回去。荣幸之致。”

    “哦?我怎么听你的语气,不是荣幸而是不幸?”宗政慎眉目清俊,开起玩笑来,如舒朗星空,让少棠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宗政慎的威名还是在第一世兄长信中得知。

    她对他了解不多,却知道这人心思缜密,胸有鸿图。若自己与这位将来的太子结交,以后查访陷害冉家之人,不是更加便捷有利?

    可是,这人态度不温不火,谈吐间总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如何才能不卑不亢的与之扯上关系呢?

    观他面色红润,闻之呼吸平稳,这人身体康健,不似有隐疾。用医术来攀援这招应该不会管用。

    宗政慎瞧着眼前的小女娘微微蹙眉,两目中略有涣散之意,一看便知她神思外游,不知在想何事,全然没把自己刚才的调侃放在心里,遂不快地把手中竹简扔到桌案上。

    少棠被这声响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到对面之人神色不豫,想了想,才道:“三殿下说笑了。我一介平民,能与三殿下同车而行,三生有幸。”

    宗政慎鼻子里哼出轻蔑一声,虽知她说的话言不由衷,还是觉得有些受用。

    “你的头是否还晕?要不要回府再让医师诊一下脉?”

    少棠连忙答道:“好多了,好多了。不必回去。谢谢三殿下关心。”反正想见的人已经坐在面前,何必还要多此一举。

    马车匀速前行,少棠坐在里面感觉不到一丝颠簸。

    这就是豪华车驾与普通车驾的区别。

    想到药王宗的简陋配备,少棠赚大钱的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

    宗政慎不再说话,重新拾起桌案上的竹简,慢慢看着。

    少棠记起兄长曾提起,与宗政慎打过交道,此人嗜书如命,喜好搜罗孤本典籍,常从中获得治国用兵笼络人心之道。

    少棠暗喜,也许这是结交的办法之一。

    她闭目思索着老爹的书房里存着哪些宝贝,能入了眼前这位爷的眼。

    思来想去,觉得都不一定是他喜欢的。

    她扫了一眼宗政慎手中的竹简,从字里行间猜测大概是上秦时期的兵法。

    自古英雄皆爱兵书。

    她阿父的兵法藏书倒有几本是世人垂涎想要据为己有的。

    不过,兵法这种东西,敌人若是学会了,那岂不是给自己人寻死路?

    虽说目前高兮与周饶是友邦,暂时维系着表面的和气与友好。

    可是,她知道,几年后,两国却是要兵戎相见、阵上搏杀的。

    万一她阿父要带兵出征,自己送上的那些兵法孤本,岂不是成了老爹的催命符?

    少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还是换其他类型的书籍打通关系吧。

    少棠绞尽脑汁思考着如何送礼送到别人心坎里。

    真后悔末世时,没能把书库里的那些人际关系学,都背诵下来。

    想到人际关系学,一道闪电如至心灵。

    少棠突然想起末世时的开蒙读物---《心理较量》。

    这本书要是运用好了,可以轻易洞察人心,并利用这种优势,让对方为自己所用。

    她完全可以背写下来送给宗政慎。

    九州大陆缺少的便是这种读物。

    相信这个喜欢窥探人心的家伙一定会喜欢。

    将来他若执政,面对一帮子已经成精的狐狸臣子,不懂人心,何以制胜?

    少棠为自己的聪明暗自欢喜。

    既然有了主意,她也不急于一时,先让他看会书再说。

    少棠重新闭目,慢慢的在脑海中重现破云剑的武功招式。她给自己这种练功方法取了个名字,叫意念功法。

    反正坐在车里无聊,又不能太刮噪,这是唯一不浪费光阴的办法。

    马车又向前行了“九遍破云剑”的功夫,只听宗政慎把竹简放到桌案上。

    少棠睁开眼睛,看到他正在慢慢揉捏自己的双目,脸上略有疲惫之色。

    “车上看书最伤眼睛,三殿下可叫下人用决明子、生地黄、羌活、夏枯草、菊花各两钱,急火煎三碗水,再慢火煎成一碗,煎好后,汤药外洗、内服均可。每日早晚两次,常喝可明目。”

    宗政慎松开手指,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连名字都要骗人的冉少棠,不懂她为何要暴露身份,略一思索,问道:“你懂医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