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你再敢口无遮拦信不信我杀了你?”宗政慎的眼神透漏着杀意,却也没不动手,相反地他坐回位置上,从袖子里摸出一只非常干净洁白的帕子,多次反复用力拭擦着两只手。放佛自己上次摸了有多让人反胃的东西。少棠摸着被他掐疼的脖颈,恨严禁把宗政慎的脖子给捏碎,让他也尝一尝少棠摸摸被他掐疼的脖颈,恨不得把宗政慎的脖子给捏碎,让他也尝尝被人威胁的滋味。。...

    “你再敢口无遮拦信不信我杀了你?”宗政慎的眼神透露着杀意,却没有动手,相反他坐回位置上,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干净洁白的帕子,反复用力擦拭着两只手。仿佛自己刚才摸了多么让人恶心的东西。

    少棠摸摸被他掐疼的脖颈,恨不得把宗政慎的脖子给捏碎,让他也尝尝被人威胁的滋味。

    “要杀我,你刚才就不会松手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她双手做了一个拧断的姿势,挑眉道,“你这双手长得这么好看,不知捏断过几个人的脖子?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被威胁过?”

    她又故意戳宗政慎的痛处,宗政慎扔掉帕子又要来掐她脖颈,少棠有了防备,机敏的侧身,躲到一边。

    宗政慎被冉少棠揭开孩童时候不愿再提起的伤疤,心中怒火已经抑制不住,他的攻击被她轻易躲开,他哼了一声,再次扑了上去,这一次被逼到角落的冉少棠已经无处可逃。

    宗政慎的手再次掐在冉少棠的颈上,冉少棠双臂架住他的胳膊,艰涩吐出几个字:“惑--心--术。”

    宗政慎听完这三个字,冰冷的眸光里少了一层锐利杀气,他思量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少棠的手指了指宗政慎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示意他,你不松手小爷怎么开口说话?

    宗政慎不情愿的松了松手劲,五根手指与她娇嫩的脖颈离开了一点距离。

    “敢胡说八道就让你死在这儿。”

    少棠大口的吸了两口气,白了宗政慎一眼:“一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很威风吗?行行行,你别动手,我说我说。”她逞完嘴上之快,立即服软。

    “你一定好奇为何我知道你的隐秘之事。你明明隐藏的很好,那些知情的估计也死的差不多了。怎么一个黄口小儿会晓得这一切呢?”她进一步煽动他的情绪,引他入局。

    宗政慎已然不耐烦,力道重又加重:“你再敢兜圈子?”

    受到威胁,少棠困难地摆摆手,一脸为难的说道:“其实,没有人给你泄密。我只是从一本叫《惑心术》的书上看到过惑心之法,对比你的行为,现学现卖而已。没想到真的被我猜中。”

    “惑心术?”宗政慎将信将疑,这小女娘嘴里没几句实话。可是如果不是她说的那样,她是怎么知道自己那些过去的?这些事已经被他当作耻辱,想尽办法隐埋在过去的岁月里。

    在心底封禁的东西,她一个小小孩童是如何知道?

    除非是高兮细作搞的鬼。

    可是,高兮的细作为什么对他的过去感兴趣。

    要知道他在周饶帝和大皇兄面前,一直示弱,他远离朝堂,驻守边境,不问朝政,众皇子始终未把他当作皇权的竞争者。高兮怎会对一个无欲无求的皇子下这么大功夫?

    最有可能的就是冉少棠提到的这本书的确存在,而且大有用处。

    他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又轻了几分。

    “这本书在哪?”

    少棠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果然上钩了。

    她摇摇头,摆出一副打死也不想说的表情。做戏就要做全套,阿父说,这叫欲擒故纵。

    脖颈上的力道无情迫来,她再次觉得眼冒金星,无法呼吸。

    她伸出手与宗政慎厮打,奈何对方臂膀的长度,长过自己的。她根本够不到他分毫。

    用手不行,她改用脚踢,这下总算占了点便宜。

    宗政慎不可能真的置她于死地,躲过冉少棠的再次攻击后,不得不略松开手的力道,威胁她:“说不说?不说就把你扒光了绑在树上,放光你的血,让秃鹫野狼啃噬你的身体。让你自己眼睁睁看着被动物开膛破肚。”

    打蛇打几寸,这小女娘最担心的应该就是女子身份曝光。

    “呸、呸。”

    死有何惧?

    宗政所有的威胁里,少棠最怕他脱光她的衣服这最卑鄙的一招。她气愤的勉力挤出几滴口水吐到他手背上。

    果然洁癖的宗政慎闪电般甩开手,少棠瞅准时机趁他不备一脚狠狠踹到他肚子上。

    君子报仇,能早则早。

    她冉少棠才不会手软。

    宗政慎哪是肯吃亏的人,恼羞成怒伸出长臂就要抓她,少棠赶紧跳到车外,一下子撞到专心赶车的孟德身上,幸得孟德及时扶了她一把,不然一准掉到车下,碾不死也可能吃那黑马一脚后腿踢。

    少棠在心中感激,暗自承诺孟德,就凭你拉我这一下,日后一定要给你双倍月钱,还有年终超级大的红包。

    她分神的功夫,宗政慎的长臂已经伸到近前。

    少棠估计她煨的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眼看宗政慎不再怀疑这本书的真实性,她这才装作服软连连求饶:“三殿下,我怕了你了。我说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宗政慎被冉少棠踹中小腹,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恨不得抽她筋剥她皮,谁知这小女娘转眼就求饶不迭装起可怜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暗暗喘了几口大气,低声吼道:“说。”

    少棠故意把怯懦、委屈、不甘,轮番在脸上展演一番,才故作不情不愿的说道:“我偷了我阿父的孤本,一直藏在药王宗。上面内容有些艰涩,我还未读完。”

    未读完就已经可以揣测人心,读完又会如何?宗政慎,你自己脑补去吧。

    宗政慎首先想到了驭人之道,这正是他迫切想要了解的。

    他缓和了神色,语气也平静下来:“你年纪小看不懂是必然,这样吧,你把书拿给我,我来为你解惑。”

    少棠假装纠结他的提议。

    心里却在MMP。

    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呢,想要占为己有直说便好,绕什么花花肠子。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本书就是她为他精心设下的圈套,她乐不得他能这样说。

    “好吧。不过,你看完可一定要还给我。我阿父若是发现他珍藏的传家孤本被我送了人,会打死我的。”说完,她勉力挤出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宗政慎自然信以为真,郑重的点头:“我保证看完后就还你。”书到手,他誊抄一份就是了,这不费劲。

    少棠显然也想到他会有誊抄的念头。

    如果这家伙复刻了书后,不再与自己联系,那她今日种种辛苦不是白费了。

    她脑筋一转,又补上一刀,不依不饶道:“那你还要保证要为我解答书中疑惑不解之处,不能反悔。反悔的话,诅咒你这一生永远都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