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想什么?冉少棠暗笑,宗政慎这是让她随便要价的口气。要什么呢?钱财?切记。要多少钱财她自己赚不来?不能够白白地浪费了这个承若。城池?他也给不起。起码时下周饶国他做不了主。那就时间延迟能满足,将来再让这个承若充分发挥作用吧。冉少棠站出来,离得宗政慎近了一些,要什么呢?。...

    想要什么?

    冉少棠暗喜,宗政慎这是让她随便开价的口气。

    要什么呢?

    财帛?

    不要。

    要多少财帛她自己赚不来?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承诺。

    城池?

    他也给不起。

    至少当下周饶国他做不了主。

    那就延迟满足,日后再让这个承诺发挥作用吧。

    冉少棠站起来,离得宗政慎近了一些,认真地看着他:“真的要什么你都给?”

    “命不行。违背道义也不行。”

    荒唐。要你命做什么?留着你的命还有大作用。

    少棠点点头:“放心,这两样我都不要。不,我是说,我不会让你自残,也不会让你做违背道义之事。不过,我现在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要什么。能不能把这个先存着。等我想起来了,再跟你提要求。”

    宗政慎想了想,觉得并无不妥,颌首答应。

    冉少棠撩帘问外面的孟德:“孟德你可是听到了?要为我们做个见证人。”

    孟德硬挺着脊背不发一言。

    宗政慎别过头冷哼一声,对终于幼稚一回的冉少棠嗤之以鼻。

    少棠也察觉自己找错人,弃了孟德放下车帘转而对宗政慎说道:“孟德是你的人,这个证人不算数。口说无凭,白纸黑字落在纸上才最稳妥。”

    说完,她蹲下身,掀开自己坐的车箱座椅,在里面翻找起来。

    孟德放置那些做饭的家什时,她多了个心眼,往里面瞧了一眼,角落里有个提盒,提盒上绘刻着栩栩如生的梅兰竹菊,大概率应该是文房四宝。

    连锅碗瓢勺都随车带着的人,怎么会不配备这么重要的办公用品。

    很快,她拎出了提盒,用胳膊随意推开宗政慎搭在桌案上的双腿,把提盒放到桌上。

    打开后,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她一一拿出里面的东西,又殷勤地磨墨铺纸,一切摆弄妥当,她恭敬的把毛笔递给了宗政慎。

    宗政慎甚为头疼。

    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为何要把这个小女娘虏到王府?又为何要与她同车而行?

    在冉少棠殷殷切切地注视下,宗政慎极不情愿的夺过笔,挥毫落纸,刷刷数字,写下了自己的承诺。

    写完,他把笔扔到桌上。

    少棠凑上去看了看,伸手对宗政慎讨要道:“你的印鉴呢?不扣上印鉴,别人以为我在自说自话。”

    宗政慎又觉得一阵头晕目炫。

    少棠紧接着又有了新主张:“不扣印鉴也可,咱按个血印吧。不过,要委屈三殿下在您食指上拿刀这么割一下。血印更具契约精神。”

    说完,她就要掀开车座去里面掏菜刀。

    宗政慎无可奈何掏出印鉴,在她举着菜刀转过身时,已经在宣纸上印好她想要的凭证。

    “呵呵,甚好甚好。那省事了。”冉少棠转身把菜刀扔了回去,车里即是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听的前面赶车的孟德,一阵胆战心惊。

    冉少棠拿起墨迹未干的宣纸,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与印章,吹了又吹,直到墨迹干透,才小心翼翼的叠起来放进怀里。

    “三殿下的字一定练了很久吧,飞龙舞凤、丰筋多力、力透纸背,日后定成书法大家。不如殿下再赐我几幅字吧。”

    只待若干年后,宗政慎登基为帝,他的墨宝在周饶国那是有市无价,定能让她狠狠赚上一笔。

    宗政慎从小就在母妃的批评、指责中艰难成长,即便他做的再好再完美,都没有得到过母妃的表扬与认可。

    所以,在他内心深处,埋藏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种隐隐渴望,渴望被赞美、渴望被认可。

    而与冉少棠接触下来,这小女娘的嘴,既毒辣刻薄,又甜滑如蜜。

    夸赞的话她毫不吝啬,张口便来。听的他十分受用。

    可,宗政慎已经在教她生火做饭时吃过一次亏,这次不知她打的什么鬼主意,哪怕她口吐莲花,他也决定不接招。

    少棠依旧软磨硬泡,好话说尽。

    宗政慎烦透了她。

    他十岁时也这般多的谎话连篇、歪门邪道?好像并不是。

    他那时虽然比同龄的孩童早熟懂事,也有筹谋算计,但与这小女娘比起来还是差了些火候。

    他再次确认此女不可深交,侧过身去只给她一个后脑勺,任她如何夸赞自己的书法行云流水,都下定决心不予回应。

    见宗政慎不搭理自己,少棠悻悻坐到一边安静下来。

    她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日后再求字也来得及。

    宗政慎见少棠闭上眼睛,不再聒噪,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她脸上是光洁无瑕的。不知她是如何把脸上那块胎记隐去的。名字骗人,连容貌都作假。

    他摇摇头似要甩走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便又拿起竹简认真看起来。

    正当少棠昏昏欲睡,突然听到前方传来迅疾杂沓的马蹄声。

    宗政慎也警觉地睁开眼,表情严肃。一队人马迎头冲了过来,片刻间便团团围住了宗政慎的皇家座驾。

    嘶鸣声与马蹄声交织,少棠在惯性下身子向前倾了一下,只听到队伍里有人勒住缰绳,急切地朝车里喊了一声少棠。

    “少棠,你在里面吗?”

    不等那人说完,冉少棠就迫不及待掀开帘子蹿到车头前,看清来人果真是终九畴时,两只杏仁妙目竟毫无理由的酸胀难忍,泪盈于睫。

    她张开双臂,想都没想越过勒停马车的孟德,跳进了终九畴的臂弯里,被他轻轻一捞带到马背上,坐在他前面。

    “小师叔,你怎么才来?”她鼻音囊囊,似要委屈的哭将出来。听得终九畴莫名心酸难受。

    冉少棠失踪了五日,药王宗已经人仰马翻,谢迎刃被罚闭门思过,成乙虽然也受了伤,在宗主丰让与大师姐丰滔滔的盛怒下,不得不带伤出来寻人。

    寻了两日没有丝毫线索,终九畴只得动用原来隐藏在暗处,以备不时之需的力量。

    就在昨日他得到消息冉少棠被人带到涧城,他立即组织人马来寻。

    半路上遇到一位以打猎为生的猎人,打听消息时,得知那猎人在森林里看到官道旁停着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甚为扎眼,更扎眼的是有三人像居家过日子般在起灶生火做饭。

    其中有一个指挥有度的小公子就似终九畴画像上之人,他并不像是被绑架的意思,反而有主人之势。

    因离得稍远,猎人不确定那小公子脸上有无胎记。只是小公子身上穿的衣衫与画上的确认无疑。

    终九畴急忙带着人马,按着猎人指的方向一路奔来。

    遇到高大华丽的马车便要围住看上一看,没想到,竟然真寻到了她。

    他悬了几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少了冉少棠这几日在身边上蹿下跳,终九畴还略有些想念这个性子聪慧早熟又张牙舞爪的小童。

    他一边耐心安抚她:“莫哭,莫哭,这不是来了。”一边用拇指轻轻帮她擦泪。碰触到胎记的位置,虽然看不出原先的粉色印记,摸上去竟有些硌手,不知她贴了何物在上面遮挡,不由心中暗赞她的鬼机灵。

    在冉少棠跳下马车的刹那儿,宗政慎伸出长臂想要拽住她,却是晚了一步,手指只擦到她袖子。

    听到她坐在男子怀中哭的稀里哗啦,他不知哪来的愤怒压都压不住。

    “喂,小无赖。你哭甚?难道本王委屈你了不成?”

    终九畴的视线从少棠身上移开,杀气腾腾地挪到宗政慎身上。

    宗政慎也带着千年寒霜看向终九畴,四目相对,顿时刀光剑影厮杀于无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