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空气陡然很紧张。跟着终九畴而至的二十几名黑衣侍卫,顷刻之间间突然爆发出慑人的气势,紧勒缰绳,马头一齐朝向宗政慎,霎时间把马车围的铁桶般密不透风。剑拔弩张之际,却见车夫孟德大吼了一声,挥鞭腾空而起而起,再落在车前时,那只纵马的鞭子在他手中气质大变,名副其实杀人如麻跟随终九畴而来的二十几名黑衣护卫,顷刻间爆发出慑人的气势,紧勒缰绳,马头齐齐朝向宗政慎,霎时间把马车围的铁桶般严密。。...

    空气骤然紧张。

    跟随终九畴而来的二十几名黑衣护卫,顷刻间爆发出慑人的气势,紧勒缰绳,马头齐齐朝向宗政慎,霎时间把马车围的铁桶般严密。

    剑拔弩张之际,却见车夫孟德大吼了一声,扬鞭腾空而起,再落到车前时,那只策马的鞭子在他手中气质大变,俨然杀人如麻的武器。

    众护卫在孟德的鞭子围扫下,身体依次在马背上后仰,若此时有人在上空围观,定能看到这一瞬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次第绽放。

    不过,也只是眨眼功夫,训练有素的护卫,刷刷刷抽出腰间配刀,明晃晃的刀尖直指孟德。

    孟德丝毫没有惧色,又是一鞭挥出,一名护卫手中的刀险些被他手中长鞭卷到地上。

    少棠已经被这动静惊的忘记了哭。

    她看着表情狠厉的孟德,与之前温和的车夫相比,完全像两个人。

    少棠双眼放光像盗墓贼挖到宝,孟德简直就是宝藏车夫呀。

    在末世,他这种既是司机、又是厨师,还是保镖打手的人才,简直千金难买。

    为什么这样的人才要对宗政慎忠心?

    她略带嫉妒的目光扫向宗政慎。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把孟德撬过来。

    宗政慎发现冉少棠盯着自己看,移了一些注意力过去。

    冉少棠可不想这么多人打孟德一个,抓了终九畴的袖子央告:“小师叔,是误会,别打了。”在外人面前,冉少棠还是要给终九畴面子的。

    不能“喂喂喂、终九、终老头”的乱喊一气。

    终九畴剑眉微蹙,扬手示意护卫停手。

    宗政慎也及时叫停。

    双方都收了兵器。

    不过,宗政慎并没有息事宁人的打算,他朝冉少棠冷嗤一笑故意骂道:“小骗子,你原来是修罗宫的人?竟然还信誓旦旦的装什么懂医术,拿药王宗来顶事?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冉少棠被宗政慎骂的傻了眼。

    即使她再聪明伶俐,一时半会儿,也没听明白宗政慎为何要这样骂她?

    什么修罗宫?什么拿药王宗来顶事?

    她真没听懂。

    “姓宗的,你有病吧?好好的你骂我作甚?”他骂她,她也不会往心里去。因为对于不重要的人,她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态度。

    光阴如梭,很多人都不值得浪费自己的精力去在意。她只在意那些放自己在心上的人。

    然而,宗政慎有些特殊。

    毕竟费了这么多功夫,差点丢了半条小命,才换来的以书相交。

    怎能说翻脸就翻脸。之前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她委屈又焦躁地看向终九畴:“小师叔,你告诉他我是不是药王宗弟子?有没有说谎骗他?”

    终九畴眼神晦涩难辨,俊朗容颜略有僵滞。

    宗政慎被冉少棠那句“姓宗的”气的差点仰倒,他一时半会儿不想跟她这个小女娘计较何为自己正确姓氏,先拆穿终九畴才是要紧事。

    他指了指终九畴,伸出的食指一一又扫过战马上的黑衣护卫,厉声问道:“谁人不知终九畴是修罗宫的少主,你既然称他小师叔,那不是修罗宫的人会是哪的人?竟然敢诓骗本王。”

    冉少棠呆了一呆,旋即转头看向终九畴。他难看的脸色以及沉默的态度,说明宗政慎没有胡言乱语。

    她早就猜测过终九畴的身份,瞧他那身支使人干活的气派,以及吃饭时欠揍的挑剔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家族不务正业、不学无术被赶出来的纨绔子弟。

    又或者是哪个门派里犯了错的不肖子弟,跑来药王宗躲避仇家。

    万万没想到,他会是修罗宫的少主。地位显然不低。

    不过修罗宫是什么组织?

    第一世和这一世,她还真的从未听说过。

    此时,正值晌午。

    炙热的阳光透过树叶炙烤在人身上,连风都带着燥人的黏腻。

    终九畴的周身却散发着迫人寒气,仿佛千年冰川活人版。

    他与宗政慎打过交道。

    宗政慎要从修罗宫买人命,两人为了交易自是见过面的。

    终九畴刚刚看到宗政慎的时候,原本以为他不会拆穿自己的身份。

    毕竟,花钱买别人性命的那个人是他!

    难道他堂堂周饶国三皇子竟然不怕被人知道自己见不得人的勾当?

    万万没想到,宗政慎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不但不避嫌,还主动拆穿了他的身份。

    这令终九畴十分不爽,他还不想让冉少棠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尤其是在这种情形下,被动得知。

    看冉少棠此刻精光乍现、狡黠晶亮的小眼神,他就知道这小家伙脑袋里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眨眨眼,问终九畴:“宗政慎说的是真的?你是修罗宫的少主?”

    终九畴在宗政慎等着看好戏的注视下,不得不承认。

    “是。”

    冉少棠低下头,寻思片刻突然抬头指责道:“你这人简直可恶至极。竟然敢一心二用、用情不专、脚踏两只船,我告诉师祖去。”

    终九畴:......

    宗政慎:......

    在场所有人:......

    大家都默默觉得,这话明明是指责情人不忠的专用词。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毫无违和感。

    终九畴在她缠了绷带的头顶上狠狠敲了一下:“师父知道。用你多嘴。”

    冉少棠顿觉如意算盘落空,心里像被人夺了宝贝似的难过。她还以为自己捡到大便宜,能用终九畴的这个秘密反制他。看来,这家伙比她想像的还要狡猾。

    威胁不到终九畴,冉少棠捂着被他敲疼的百会穴,不耻下问:“请问终少主,修罗宫是做什么营生的?”

    她上上辈子困于后宅,江湖上的事情若兄长不提,她是一丁点也不晓得。

    马背上的众护卫被这句话问的黑了脸。

    修罗宫在江湖上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提名号,方圆十里便再无人敢现踪迹,全都找地方躲起来。生怕被索了命去。

    “修罗过处,寸草不生。”宗政慎恰如其分的念出一句乡间谚语。

    冉少棠瞬间脑补出末世蝗虫过境的情景。

    她的小手伸出较能食指,指着终九畴:“你们是打劫的?占山为王的草寇?这这这......”

    聪慧如她,“寸草不生”这句话的隐喻她还是懂得的。土匪强盗所到之处,财帛尽失,更甚者不留活口。可不就是寸草不生么!

    众修罗面露寒光:......这小童若不是少主要救的人,他们就算没钱收,也要拿刀剐了他。

    宗政慎听到“草寇”二字,差点笑出声来。

    终九畴已经忍无可忍:“不许妄言。”这话要是被宫主听到,她十条小命也不够赔的。

    冉少棠不服气的嘟囔:“我不妄言,那你告诉我。”

    不待终九畴开口,宗政慎在一旁幽幽回道:“修罗宫是九州大陆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暗杀组织。该组织的第二当家终九畴怎么就成了你的小师叔?你还是小心点你的小命。”

    冉少棠惊愕地瞪着近在咫尺的终九畴,一时无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