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终九畴之意深而长地笑了笑。敢在修罗宫少主面前称小爷的都了尸埋黄土,惟独眼前这个小鬼精灵,在明白他的身份后还敢这般狂妄。冉少棠虽死鸭子嘴硬心里却很清楚的很,马车正面相撞的事也没那么简单的。听终九畴的口吻似话中有话。那就他的身份非常特殊,为了找寻自己还再次出动了修罗敢在修罗宫少主面前称小爷的都已经尸埋黄土,唯独眼前这个小鬼精灵,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敢这般张狂。。...

    终九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敢在修罗宫少主面前称小爷的都已经尸埋黄土,唯独眼前这个小鬼精灵,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敢这般张狂。

    冉少棠虽嘴硬心里却清楚的很,马车相撞的事没有那么简单。

    听终九畴的口吻似话中有话。既然他的身份特殊,为了寻找自己还出动了修罗宫的人,那说不定他查到了什么。

    想到此处,她试探道:“千门镇人少车稀,平时在镇上闲逛几乎很少看到两辆马车同行的情况。你可知与宗门马车相撞的那驾马车是何人的?”

    “寻常人家。”他轻描淡写答道。

    那日,他被丰让派来调查毒仙门,冉少棠三人前脚刚出事,终九畴后脚就赶到了。

    但还是晚了一步,他到达事发地时,少棠已经不见了。

    只有散了架的马车七零八落陈尸街市。还有晕倒的成乙师徒二人。

    幸好,他今日把人找了回来。

    终九畴盯着少棠头上的伤和脖子上明显被掐过的瘀痕,未再与她讨论撞车后发生了何事。

    以她的性格,如果想说这几天的遭遇,他拦都拦不住。

    她若不想说,他逼她也是白费功夫。

    总之,人没事就好。

    有些帐,秋后再算。

    他想到宗政慎冲着少棠叫嚣时的样子,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却又找不出原因。

    一向优雅从容的三皇子竟然在一个孩子面前失了风度,到底为何?

    良驹宝马,奔弛如飞,近百只马蹄踩踏起官道上的尘土,所过之处,尘烟滚滚。

    冉少棠还想追问那日情形,终九畴只得告诉她:“你还是操心一下回到境山后如何善后吧?”

    两日后冉少棠打着呵欠拨完最后一笔欠款,终九畴所谓的善后工作,才算消停下来。

    她失踪的这些日子,境山原本只有药王宗知道这个消息。

    大家在寻找少棠的同时,药王宗的各项建设事业都一切照旧进行着,也就是说各项开销一样没少。

    第一天,村民找谢迎刃结工钱,纪纲出面找个理由挡了回去。村民们深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道理,并未当一回事。

    第二天,纪纲又以谢迎刃摔破了脑袋,不能动脑子发工钱为由,再次挡了回去。村民有些小情绪。不过还是厚道的通过纪纲转达了对谢迎刃的问候。

    第三天,村民们不等纪纲编瞎话搪塞他们,他们就提前准备好应答的话:“他谢十三脑子坏了,你脑子没坏,只要银子还在,谁发工钱都一样。”

    纪纲想说他脑子也坏了。

    不然为什么要接这么个差事。

    问题的关键就是没银子了。

    以前都是谢迎刃与冉少棠兑银子,发工钱。现在冉少棠失踪,银子的来源也断了。

    第四天,不知是哪个多嘴的药王宗弟子把事情捅了出去,村民们心想散财童子失踪了,自己前几日岂不是白干一场,他们不但集体罢工,还堵到了凌云殿门口要说法。

    其实,最心肝肺疼的是六师叔尤不同。

    他可是刚刚把自己全部家当的十分之九交给了冉少棠,想不到这家伙转眼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他与七师弟捶胸顿足说起此事时,七师弟燕青梅幽幽说了句:“兴许这是一计金蝉脱壳。小师侄指不定携款逃跑了。”

    就为这句猜测,惜金如命的尤不同两天两夜没睡好。半夜李智路过他房间,看到油灯掌着,人不在。最后在药田寻到他。

    李智问师父为何点着火把在药田里踟蹰,而不去休息。

    尤不同仰天长叹:“把你师兄弟们都叫起来别睡了,立即把那处山坡上的几块空地开辟成田,明天种草药。”

    作孽哟。这要种多少草药才能把银子赚回来。

    李智:......他上茅厕就上茅厕,干嘛没事干要寻师父。

    ......

    所以,当听到冉少棠回来后,尤不同直接穿着下田的一身短打,堵在坤峰回药王殿的必经之处。

    只为问一句:“你之前所说的办钱庄的事还算不算数?”

    直到得到冉少棠肯定的答复,尤不同才满意的又回去种药材。

    李智不解。既然不放心把银子交给冉少棠,为何不趁这个机会把银子要回来。

    尤不同咬咬牙,是他不想要回吗?银子这东西,到了别人手里,想要回来比登天还难。虽然明明是你的。可拿到银子的对方,比你还像大爷。

    看着脑子不够使的李智,尤不同意味深长地抛出句不像他风格的话:“办钱庄是有利药王宗之事。兴宗兴派的重任,为师不担,谁担?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李智怎么听都怎么觉得这些话镀了一层金子,冠冕堂皇的很。

    冉少棠回来后第一要事,便是向师祖丰让和师父丰滔滔,汇报了此次事件发生后她的去向,以及这几日如何渡过的。

    她说了救自己的人是何身份,也委婉提出要在三天后去鸿福客栈提礼物去感谢宗政慎。却对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易只字未提。

    所有隐去的细节,都是她不想让外人知道的重要部分。

    丰让与丰滔滔只求她平安。

    眼见她伤势并无大碍,不用去信到将军府交待这件糟心事,总算皆大欢喜。

    师祖丰让单独留下她,逼她发誓莫要透露终九畴的修罗宫少主身份。且未告知她保密的理由。

    少棠岂会轻易放过机会之人。

    她趁机向师祖求了解除谢迎刃的禁闭,又夸赞几句翻车时成乙是如何临危不惧不怕牺牲保护她,致使成乙不仅得到丰让与丰滔滔的原谅,还破例被表扬了几句,这事总算是在明面上翻篇了。

    暗地里,丰让却总觉得不安,责成终九畴继续查访不为人知的背后阴谋。

    丰滔滔特地为小爱徒调制了祛疤药膏,着满悔送来。

    秦晓月一边小心翼翼的为冉少棠上药,一边事无巨细的交待这几日,境山发生的变故。

    出事那天,晓月按冉少棠的要求挨家挨户,挨个山头询问有无人家愿意入股。

    本来王福家与许婆婆家积极宣传,带动了一部分村民转天要来签确认书,奈何少棠未归,这事一拖再拖,拖成了冉少棠携款潜逃的流言蜚语。

    可把秦晓月气坏了。

    “姚文生的娘子还带头到山上来要工钱,若不是我阿父和满公子拦着,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搬走了。”

    秦晓月越说越气,索性把她阿父交待的“莫要乱说惹小公子生气”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滔滔不绝吐槽一大堆。

    “听说,鼓动村民去凌云殿闹事的就是那个姚文生的娘子。”

    “上次鼓动坎峰罢工的也是她。后来她见小公子不吃这一套,她又求了花山主让她夫君回果园做工,一张嘴不值钱,是个闲不住的破落货。”

    冉少棠放下筷子,重新审视秦晓月。

    这小丫头,是个难得的谍报人才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