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少棠唯一的优点是察人擅用。在她一番点拔下,秦晓月顿感自己不被阿父认同的八卦行为,名副其实变的最重要的圣洁出来。她激动地向冉少棠讨教新工种的名称,少棠认真去思考了一下,才道:“情报专员。”满悔听着这四个字觉间扶额:明明是细作,明明还得起个这么文质彬彬的名在她一番点拨下,秦晓月顿觉自己不被阿父认可的八卦行为,俨然变得重要神圣起来。。...

    冉少棠最大的优点是知人善用。

    在她一番点拨下,秦晓月顿觉自己不被阿父认可的八卦行为,俨然变得重要神圣起来。

    她兴奋地向冉少棠请教新工种的名称,少棠认真思考了一下,才道:“情报专员。”

    满悔听着这四个字不觉扶额:明明是细作,偏偏还要起个这么斯文的名字,哄小丫头玩呢。

    秦晓月果然不懂,开开心心的追着冉少棠问:“怎样做好情报专员?”

    少棠望着跃跃欲试的情报专员,伸出一个手指。

    秦晓月不明白,瞪着灵动的眼睛静待冉少棠的下文。

    满悔也跟着好奇起来,问这个精灵古怪的小师弟是何意。

    冉少棠神秘的勾勾手指,示意二人靠过来。

    三个脑袋挨在一起,却听少棠嘴里蹦出一个字:“钓。”

    “钓?什么意思?”秦晓月哪里明白这么高深的一个字。

    满悔一时也想不通为何会是这个答案。

    两人都等着冉少棠说下去。

    少棠对二人的求知欲表示满意,莞尔一笑,问秦晓月:“看过别人钓鱼吗?”

    “当然看过。”秦晓月点点头。

    少棠接着问道:“钓鱼的人用什么把鱼钓上来?”

    秦晓月想都没想答道:“鱼杆。”

    少棠摇头。

    满悔试着回答:“鱼饵?”

    少棠这才点点头:“对,钓鱼最重要的是鱼饵。”她转头看着秦晓月,“你不是问怎么做好情报专员?就用好‘钓’字既可。”

    “你就是钓鱼人,那些情报就是鱼。想让鱼满筐,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发挥好鱼饵的作用。”

    “总之,你好好体会这个钓字既可。等你把这个字的深意运用到极致,你就是名合格的情报专员了。”

    秦晓月听的似懂非懂,不过,当她听到合格二字时,却皱了下眉头。

    她做事就想要做到最好。不然就不做。

    “小公子,如果我想做的比合格还要好,怎么办?”

    少棠微笑:“学会钓字,再学捕字。”

    秦晓月脑海中立即想起境湖上撒网捕鱼的情景。

    她担心满悔比自己先想到答案,抢着说道:“捕鱼用网,做到最好就是用好工具。”

    少棠以为自己还要解释一番她才能明白,没想到这小丫头竟是一点就透,机敏聪慧,是个干大事的好苗子。

    “晓月真聪明,懂得举一反三,鱼网即是工具,也是手段。你慢慢领悟。不明白可以问我。”

    “以后境山内的情报收集就归你负责了。除了平日给的月钱,我给你再加十两。如果收集的情报派上大用处,额外再给奖励。不过,这项任务可是保密的。只我和满悔师兄知道,其他人不许说。包括你阿父。”

    秦晓月最近正冥思苦想如何背着她阿父偷偷攒银子,少棠的嘱托正合她意。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少棠的所有要求。

    心中暗暗窃喜。

    满悔听到那句“只我和满悔师兄知道,其他人不许说”,心中竟隐隐升起一股带着暖意的感动,待秦晓月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装成若无其事的离开后,满悔才开口提醒少棠。

    “你就不该让我听到这些。既然让晓月帮你做私密之事,最好只有你们二人在场。以后做事一定要慎之又慎。”

    少棠调皮的笑了笑:“师兄又不是外人,以后若是我不在,晓月有事直接跟师兄奏报也是一样的。我们何分彼此。”

    少棠这几句话虽听着有笼络人心之嫌,实则却是发自肺腑。

    满悔多年来跟着一个身有残疾,脾气秉性也暴戾的师父,从来不抱怨,始终安守本分、兢兢业业。

    对少棠这个小师弟也是爱护有加。

    人心要慢品。

    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少棠能感受的到满悔的善意,对于这样一个维护自己的兄长,她唯有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满悔并不是能言善辩之人,少棠的话令他很受用,却又觉得自己做的并不好,还要再努力。

    “少棠,你既然想让秦晓月帮你收集村民的消息,为何不直接让她盯紧带头闹事的那几户。你绕这么大圈子,又是钓又是捕的教她,她即便聪明能领悟,却不见得能把事情做好。如果耽误你的大事怎么办?”

    “其实若为了办钱庄,我们可以找师祖帮忙。不用担心那些村民会做什么。”

    “药王宗很穷,这个......师兄你比我了解。”

    瞒悔欲言又止。

    少棠不以为然的安抚道:“眼前事是小事。以晓月的才干,好好培养将来会有大用处。做事看长远。”

    用人亦是。

    她从末世里摸爬滚打,深刻体会到一个人生至理。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若想干大事必须一群有能之士团结在一起,向着共同的目标奋进。

    她相信,五年后待她准备行动时,这样的队伍一定会组建成形。

    所以,她必须要挖掘出现在身边的一切可用之人。

    满悔离开后,少棠去见了成乙。

    成乙看到少棠既愧疚又感激。他还是第一次对这个他天天叫“冉小鬼”的毛头小子产生这样的情绪。

    这还要多亏了三七那张嘴。

    他见人就要多说几句,宣扬冉少棠劝说宗主不要责罚成乙的那些之言,是晚辈榜样。

    成乙听后自是感动的无以复加。

    如今,冉少棠再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也能忍上一忍,睁一只眼闭一眼不打折扣的应承下来。

    “师叔,这几日除了寻我之外,店铺的事可有着落?”这是她目前最挂心之事。

    她不提还好,提到这件事,成乙也有了畏难情绪。

    “那间铺子本来已经谈妥,就差交订金。谁知你失踪后,那间铺子的主人突然变了卦,说什么也不卖了。我这不正寻思着再看看其他店铺有没有合适的。不过暂时还没有消息。”

    少棠虽然觉得那家铺子没盘下来有些遗憾,但也知道做生意要你情我愿。

    既然对方不愿意,那再想他法就是了。

    “那店铺的事还请师叔多费心,这里有张银票,咱的马车坏了,去买个宽敞舒适好一点的,给咱药王宗壮壮门面。”

    “十三回来后还请师叔让他去找我。”

    谢迎刃在境湖上关禁闭,估计释放的消息传过去,最快也要傍晚才到震峰。

    少棠告辞出来,急慌慌往药王殿赶。

    处理完几件紧急的事,她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大活没干呢?

    从脑子里把“惑心术”腾抄出来,三天期限还剩下两天,幸好她利用空闲时间在脑子里打好了腹稿。

    改编是项技术活,她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就等宗政慎乖乖就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