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终九畴送少棠回境山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千门镇处理方式其他事情。等他急急忙忙赶回去想与少棠共用晚膳时,孤坐桌前守着一桌饭菜的他,却等来少棠正忙,不来就餐的消息。终九畴捏揉着隐隐作疼的额角,问立在一旁的秦晓月:“你主子在干什么?”秦晓月低眉不顺眼地吭等他急匆匆赶回来想与少棠共用晚膳时,独坐桌前守着一桌饭菜的他,却等来少棠正在忙,不来用餐的消息。。...

    终九畴送少棠回境山后,又马不停蹄的返回千门镇处理其他事情。

    等他急匆匆赶回来想与少棠共用晚膳时,独坐桌前守着一桌饭菜的他,却等来少棠正在忙,不来用餐的消息。

    终九畴揉捏着隐隐作痛的额角,问立在一旁的秦晓月:“你主子在干什么?”

    秦晓月低眉顺眼地吭哧半天,才说了三个字:不晓得。

    终九畴瞪她一眼。

    这丫头今日颇不对劲,往日最爱在他面前报告冉少棠行踪,今日竟然三缄其口。定有蹊跷。

    其实,晓月自己忍的很是辛苦。

    在她眼中,境山内最好看的男子便是终九畴,终山主。虽然她年纪小,却也喜欢看长相好看的人。

    比如小公子、比如终九畴。

    小公子是笑起来时光彩照人。

    终山主却是不笑时自有威仪,让人不敢直视。当然笑起来更好看,只是他难得会露一次笑脸。

    不过,两人对比,她还是觉得终九畴更有男子气概。

    然而今日小公子与她一番点拨,她的内心的天秤俨然倾斜到冉少棠这一边,所以,她觉得在小公子未允许的情况下,她是不能随便把小公子的行踪告诉别人的。

    终九畴也不行。

    既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终九畴干脆自己去找冉少棠。

    秦晓月瞧着他走路带风,明显要发脾气的征兆,果断的没有跟过去。

    爱咋咋地吧。

    神仙打架,她这个小凡人是丝毫没有办法的。

    躲起来就是。她要去告诉阿父,天上下金子都不要出来。

    终九畴见冉少棠未在寝居,略一寻思,直接去了书房。

    夜风微凉,廊下的灯笼轻微晃动,照着他的影子忽长忽短。

    他站在廊下,隔着打开的窗子,望着正在书案前奋笔疾书的冉少棠,顿时觉得气消了一半。

    她这般年纪,是该开始好好读书写字了。

    虽说学医是一条出路,但作为贵族子弟,不读书没有学识,是会被勋贵阶层耻笑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要为她的前途操心了?

    他脑海中浮现出她从马车上跳进自己怀里时那副可怜模样,像只受了惊吓委屈求安慰的小野猫。

    不由得心里软软的,觉得平日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她,可能并不是真的她。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受了人威胁,也会如她一样时时想要反击。

    他考虑着,要不要与她讲和,不再以威胁她为乐趣。

    冉少棠拉了个大框架,把《心理较量》的内容全打散开。开篇是关于心理学的深奥阐述。这个时代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迷信,相信占卜之术。

    为了以假乱真,她把从阿母那学来的一些占卜知识也写进《惑心术》首篇。

    结合当下风俗把适宜的东西列出九大点,每点分几个小点进行阐述,还加上一些她自己的心得当事例。

    当然,最精华的部分她未写上去,那可是她拿捏宗政慎的法宝,岂能轻易示人。

    少棠的字于第一世闺阁中时,便在京都名门贵女内小有名气。

    今世她也没有忘记习字,在将军府时,练完武,便要练字。所以,誊录一本书还是能蒙混过关的。

    为了逼真,让宗政慎信以为这是本孤本,她特意查阅了一些晦涩难懂,如今不常用的古字,在关键处替换几个上去。

    竹简也是作旧的,大部分竹片都有损坏痕迹。

    不明就理的人一眼看上去,古书无疑。

    终九畴站了一会儿,发现在竹简上笔耕不辍的冉少棠连头都没抬,他索性一手撑在窗台上,一只手优雅的撩起袍角,直接跳进屋内。

    落地声动静不小,吓得专心致志的冉少棠,差点把笔扔掉。

    她皱眉瞧瞧竹简上刚刚写了一半的“仁”字,第一笔的横竟然歪了。也就是说这一片竹简要重写。

    “姓终的,有门不走,你跳什么窗?做贼啊?”

    终九畴内心期待的可怜温柔小野猫,立即变成面目狰狞、呲牙咧嘴要吃人的大怪兽。

    那一刻,他真想把破坏气氛的冉少棠抓过来揍一顿。

    无奈的他三两步如箭矢冲到桌案前,抓起竹简快速浏览一遍。

    少棠自知不是他的对手,根本不与他争抢。她赌他看不懂。所以,任他去看。

    少棠明白此时自己表现的越紧张这册竹简,终九畴越会感兴趣。

    所以,她干脆表现的淡然无所谓。

    果然终九畴浏览一遍后放下竹简,开始教训冉少棠:“字太娟秀,缺少大家之气。你应该多临一些先秦碑帖。要不这样,从明日起,练完武功我带你来此习字,将来必有所成。”

    少棠真实想法:你快拉倒吧。你个杀手组织的二当家竟然要教人读书,不怕误人子弟?再说小爷忙着呢。没空。

    少棠敷衍的说法却是:“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又不是我师父,管这么多不累吗?”

    终九畴拎起她的后颈,如捏小猫一样就要所她扔出窗外。

    “我是你师叔。不能管你吗?”

    少棠好汉不吃眼前亏,大声求饶:“好好,明日我一定来习字。”

    少棠觉得这家伙真烦,管得宽不说,不该管的也管。比她的奇葩爹还要奇葩。

    终九畴对于少棠对待自己的态度,完全没有当回事,反而觉得这样挺好。毕竟没有几人在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还会从容淡定与自己相处。

    他身边的下属全是拘谨不苟言笑,无趣的很。

    还是少棠最有趣。

    听到她答应要练字,终九畴放开她,重新拿起桌上竹简,捧读了片刻,突然问道:“这是你默写自哪本书的内容?竟然绝妙的很。你瞧,人在说谎时眼睛会无法控制的向右上方看,以此判断对方真心。嗯嗯......有意思。”

    少棠暗暗给他一个白眼。

    她早就在末世练出了本能反应,说谎必看左上方。

    大家既然都懂心理学,她就反其道而行之。

    刻苦的训练一下就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终九畴又继续看下去,边看边对少棠吩咐道:“此书甚妙,把原本拿来给我。我要秉烛夜读。”

    少棠:......打脸没必要来的这么快吧。

    “你看得懂?”

    “废话?写得如此浅显的驭人之术,如何看不懂?你太低估你小师叔的能力。”终九畴头都未抬,继续催促,“原书呢?拿来,我带回去看。”

    少棠腹诽:你拿的就是原书。不过不是未誊抄完么。

    “原本在我家。你想看吗?不如咱们做个交易?”

    少棠开心地想,终于有机会可以勒索一下终九畴,谈个平等条约啥的了。

    终九畴听到“做个交易”几个字,头慢慢抬起来,目光似万丈深渊。

    少棠禁不住冷,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