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这日,天气天空晴朗,万里无云。鸿福客栈的小伙计正站在客栈门口下逐客令,刚要进来,瞅见街市上一大一小两位公子,共乘一骑奔弛而来。枣红色矮小骏马停在客栈前,小伙计迅速瞧了几眼马背上安然坐着的两个妙人,眼前一亮,立刻见状牵马打打招呼。终九畴把马缰递过来店伙计鸿福客栈的小伙计正站在客栈门口送客,刚要进去,瞧见街市上一大一小两位公子,共乘一骑奔弛而来。。...

    这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鸿福客栈的小伙计正站在客栈门口送客,刚要进去,瞧见街市上一大一小两位公子,共乘一骑奔弛而来。

    枣红色高大骏马停在客栈前,小伙计快速瞧了一眼马背上安然坐着的两个妙人,眼前一亮,立即上前牵马打招呼。

    终九畴把马缰递给店伙计,问他:“天字一号房的人可在房间?”

    小伙计想了一下,天字一号房住的可是位贵公子,模样气度与这二人不相上下,看来是一起的。

    他殷切地笑着回道:“在呢。刚要了午膳,估计此刻正在用膳。要不要小的前面带路?”

    终九畴把想要自己跳下马的冉少棠抱下来,对小伙计点头。

    小伙计立即栓好马,走在前头引路。

    冉少棠跟在后面拽终九畴袖子,小声嘱咐:“记住叫我唐冉,别叫错了。”

    “你这小子就爱骗人。”嘴上虽说不配合,心里却默默地夸赞她机智有脑子。

    少棠冲着终九畴颀长背影撇撇嘴,一百个不愿意师祖非要派他代表药王宗来道谢。可是,他给师祖灌了迷魂汤,他说什么师祖都说好好好,你说的对。

    少棠满腹妒嫉低着头亦步亦趋,这个终九畴完全有备而来,连人家宗政慎住在哪间房都打听好了。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拽得不行。真想看他吃瘪。

    突然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她来不及反应,一头撞到终九畴背上。

    哎呦一声,她揉着额头抬起头,一眼搭见高端人才孟德挡住了去路。心中一喜。

    孟德黑着脸对终九畴说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见小公子。终少主您自便。”

    少棠偷笑。宗政慎还记仇呢。

    她好奇补刀:“你们那天怎么回来的?”

    孟德嘴角抽搐几下,那日简直不堪回首。

    “小公子,请。”他不想再提起伤心往事,“最好小公子进房间后不要与三殿下提那日之事。”

    他这是为小公子好。

    少棠忍笑忙点头同意。

    正要越过终九畴,跟着孟德进去。

    却见终九畴已经一脚踢开宗政慎的天字一号间的房门,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少棠无可奈何,又觉得他这种做派暗爽。以后自己有了实力,也完全可以仿效着欺负一下她看不爽的人。

    想想就觉得痛快。

    少棠正要跟进去。

    孟德却拉了她往前面走,不两步就到了天字二号房。房门已经敞开,宗政慎正坐在里面喝茶。

    少棠只觉得身后被推了一把,人往前一个踉跄,就进得屋内,后面响起关门声。

    宗政慎坐在那儿嘴角含笑的斜睨着她。

    伸出手冲她勾了勾手指。

    窗户开着,院子里的金桂树时不时在微风中作响,阳光在叶子的缝隙中照射到宗政慎的俊朗的容颜上,似一种斑驳恍惚的美。

    只片刻,少棠便凝思收神,从怀里掏出藏的隐秘,并未被终九畴发现的竹简《惑心术》。

    宗政慎抄手接过,刚要打开布袋,却听到终九畴的脚步声夹带风声气呼呼的冲过来。孟德又准备拦住他。

    宗政慎机敏地把手中布袋揣进袖子里,仿若无事般端起桌上茶盏。

    少棠在心里啧啧两声。

    暗叹,真是个老狐狸。

    暗叹未结束,终九畴的脚又踹开了天字二号房。

    从进得房间到交出竹简,不过瞬息的功夫。

    也就是这个空当,冉少棠成功完成了交易。

    宗政慎对于终九畴的两脚并未在意,反而笑脸相迎。

    “终少主今日前来是代表药王宗感谢本王呢,还是代表修罗宫?”

    终九畴哪里吃过这样的亏,竟然被宗政慎虚晃一枪。若一般年少轻狂之人,必定要与他再起冲突。

    可是终九畴只是担心少棠安危。见她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他淡然地笑了两声。

    “要感谢还是要问罪,这要问问你自己的良心。”终九畴拉过冉少棠背上的包袱,拍到桌上。

    “先礼后兵。如果那天的事不是你在背后捣鬼,这就是谢礼。但,一旦查实与你有关。不论是药王宗还是修罗宫,都不会善罢甘休。”

    扔下这几句,他拽住少棠的手转身就出了房门。

    冉少棠忙回头冲着黑脸的宗政慎挤眼睛,又指指他的袖子,又做了个手刀砍脖子的手势。终九畴发觉异样低头瞧她,她立即手抓衣领,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紧跟着终九畴离开客栈。

    走到走廊拐弯处,她又快速瞥了一眼孟德。

    暗道,下次甩了终九畴自己过来,再好好与孟德交流交流。

    从进客栈到出客栈,冉少棠与宗政慎一句话都没说,事却办了。

    来之前,她还担心被终九畴发现竟然把《惑心术》送给宗政慎。她完全想像不到终九畴看到竹简时会不会暴跳如雷揍自己一顿。

    再把竹简拆个稀巴烂,影响她的计划。

    好在宗政慎聪明,瞬息间搞定一切。

    她心情一好,就发现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喂,你别走这么快。我肚子饿了,我要吃饭。”

    终九畴牵马把她扶上马背,自己也利落的跨马上鞍:“去前面吃。早就让人备好饭了。真是饿死鬼投胎。”

    “你才饿死鬼。早上就没吃,还不让人喊饿呀。”

    “谁让你起晚了。”

    “我哪里是起晚了,我练完功不要洗个澡吗?”

    “见宗政慎这种人何必要沐浴?他也配?”

    “你是不是被他刚才戏耍生气了?”

    “冉少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扔下马,让你走着回境山?”

    冉少棠还真不信。她巴不得终九畴现在就放自己下马,她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二师叔迟迟未找到合适的地方开店,她要亲自出马。

    她还要寄信回去,还要采办一些做青梅酒的秘制佐料。

    诸如种种,她实在嫌终九畴碍事。

    终九畴见冉少棠不再有一句顶一句,满意的夹紧马腹,带她去一品斋吃美食。

    宗政慎待终九畴与冉少棠离开,从袖中掏出竹简。

    孟德进屋关好门,小声提醒道:“殿下,那事要不要把相关人给......”

    宗政慎沉眸,抬手阻止。

    他打开布袋,小心翼翼拿出里面的东西。

    轻轻地放在桌上慢慢展开,古风字体夹杂着些许竹子久置后受潮发霉的味道,令宗政慎怦然心动。

    他的手指轻柔的抚摸着竹上的字,如饥似渴的逐字认真读下去。

    读到最后一字时,他皱了皱眉,似有不信。

    又捧起竹简看了一遍:上册终。

    什么意思?

    难道还有下册?

    冉少棠,你简直太可恶。

    正坐在一品居胡吃海塞的冉少棠,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终九畴担忧地看了她一眼:“莫不是早上赶路着凉了?”

    “无事,无事。”估计是宗政慎打开竹简正骂人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