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少棠夹了一筷子炒鳝丝,边慢慢咀嚼边暗想。想象一下宗政慎发飚的样子,她心里才舒了口气。我以为她很好欺负?敢掐她脖子危胁她?哪有这么贵的事。哼!现在的就给你明白后果有多非常严重。她就得在最最关键处断章。让宗政慎看得百爪挠心。冉少棠高兴的吃着饭,终想像一下宗政慎发飙的样子,她心里才舒了一口气。。...

    冉少棠夹了一筷子爆炒鳝丝,一边咀嚼一边暗笑。

    想像一下宗政慎发飙的样子,她心里才舒了一口气。

    以为她很好欺负?敢掐她脖子威胁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哼!现在就让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她就要在最关键处断章。

    让宗政慎看得百爪挠心。

    冉少棠开心的吃着饭,终九畴放下筷子看着她。

    “好吃吗?”

    少棠愉快的点头:“好吃。”

    终九畴给她斟了一杯果子露:“好吃下次还带你来吃。”

    少棠停下筷子看着眼前眉眼如画的少年,一时觉得也没那么想杀他灭口了。

    两人边吃边聊,楼下街市突然传来喧嚣的鞭炮声。少棠好奇地推开临街上的窗户向下探头,一行穿戴簇新的队伍正吹吹打打的穿过街市。

    走在最前面的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倌。

    不过看岁数却是不小了。尤其那肚子大的几乎挣破新郎礼服。

    旁边雅间的客人也打开窗看热闹,一边看一边议论。

    “这不是第四大街上以前开粮行的崔大吗?啧啧啧,他可是大起大落,差点死在狱中,没想到几天功夫就又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少棠听到第四大街、粮行崔大,突然来了兴趣。

    这不是成乙师叔要与之谈房产的那家吗?

    她又往右边挪了挪身子,在吵嚷的迎亲唢呐中,仔细辩听着隔壁的八卦。

    “听说有人看上他的铺子,开的价格不低。谁知这事被知县的小舅子知道了,想从中赚一笔,非要逼着崔大把铺子卖给他,他再高价卖给想买铺子的人。崔大老实,不想坑人,死活不同意。知县的小舅子就把崔大找个名头关进了大牢里。”

    难怪成乙师叔谈不妥这笔生意,原来有人从中作梗。这人还大有来头。要是她当时在,一定给他毒成猪头三。

    “哎哟,你说咱知县可是个青天大老爷,他小舅子这样他不知道吗?”

    “谁知道呢?天高皇帝远,知县就是千门镇的天,他小舅子就是皇亲国戚。谁敢惹。”

    “那崔大怎么从牢里出来的?”

    “遇上贵人了呗。听说不仅把他弄了出来,还给他一大笔钱,买下他的铺子。这不,丧妻多年,终于续弦了。瞧把他美的。”

    又有人问道:“知县的小舅子能善罢甘休?”

    “哎,那你可就不知道了吧,听说那小舅子已经被人......”后面的话声音越说越小,少棠就算贴到墙上也没听清。

    终九畴看着她伸长脖子像只小白鹅一样,拎着她回到座位上。

    “不怕掉下去?好好吃饭。吃完带你去个地方。”

    少棠不满的嘟嘴:“不去。我还要去找店铺。”

    终九畴把筷子拍在桌上,一双眸子深如冰潭,似乎淹不死她也要冻死她。

    少棠的求生欲立即浮上水面,嘻嘻笑了两声:“我是说不着急。我的事不着急。先陪你。”

    MMP。等小爷练就一身绝世武功,看不把你摁泥里打个落花流水。

    终九畴听到她乖乖就范,心情转好,脸上的冰层如遇春水开化。

    少棠不情不愿的跟着终九畴离开酒楼上了马,穿行了两条街。

    她左顾右盼间,看到有间店铺正在挂牌出售。

    “停下,停下。我要下去看一眼。”她揪住马鬃。

    终九畴长臂伸过来,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马会痛的。”

    冉少棠推开他的胳膊,在马背上大叫:“我要下去看店铺。”

    “现在不可。”

    终九畴没给她溜下马的机会,一夹马腹,骏马在街市快跑起来。

    少棠正要与他动手,枣红骏马在一处停下。

    终九畴姿势优美的跳下马,又把满脸怒气的少棠拖下来。

    少棠看着眼前的铺子,眼中流露不解。

    “这不是崔大的铺子吗?”她问。

    终九畴走上台阶:“不,现在这个铺子姓冉。”

    “姓冉?”少棠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惊喜。“难道那些人八卦的那个好心人是你?”

    终九畴回头看她,嘴角牵笑。

    少棠又退下台阶看了看牌匾和门前两个石狮子,是崔大的铺子没错。

    现在铺子姓冉了?

    她没听错吧?

    她快步走上台阶,走到终九畴面前仰头看着他:“你把铺子买下了?”

    终九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废话,不然能姓冉吗?”

    少棠脑子里闪着白花花的银子,每锭银子上都刻着一个大大的冉字。

    她一时之间没转过弯来。

    想了想她才似有所悟,不解地问道:“你把铺子买下来不应该姓终吗?怎么姓冉?”

    终九畴轻拍她的小脑袋:“当我送给你的。”

    “送给我的?为什么?无缘无故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一间铺子还带后院。这可不是几两银子能解决的事。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最后一句她只敢在心里说。

    终九畴眼中含笑:“这点银子不算什么。送给你。”

    “真的送给我?”

    少棠觉得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她咧着嘴傻笑。

    里面有人听到动静,打开门迎了出来。

    “少主,都安排好了。”

    少棠看到一身黑衣的修罗,恭敬的站到门边,给他们让路。

    终九畴颔首进入,少棠跟随其后。

    前店老旧,需要重新装修。

    窗户也要开大一些,让阳光透进来。

    走到后院,房子还算半新。侧面有个月亮门,她走进去,是一个小院。院子里有个后门,推开后门是一条小溪。

    这里的环境真是太合她心意了。

    她脑海中描画起在院墙下种花种竹,与小溪遥遥相望的美景来。

    终九畴始终注意着少棠的神情,见她喜不自胜,他也跟着高兴起来。

    围着铺子转了两圈,少棠兴奋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这店铺你花多少钱盘下来的?”她问始终跟在她后面的终九畴。

    终九畴看了眼身后的修罗,那修罗报出一个数。

    少棠倒吸口凉气:“你买贵了。”

    终九畴点头,他也同意她的说法。

    “不过,崔大一辈子的心血都在这里。多给他一点无所谓。现在不是皆大欢喜。”

    如果是少棠来做这笔交易,她还会把价格压低一成。就是这个价格,在千门镇也算是高价了。

    不过,想到因为自己要买崔大的店,让他有了牢狱之灾,终九畴给这个高价,也算是补偿了。

    少棠咬咬牙:“这笔钱我还你。”

    终九畴春风满面的面宠瞬间暴雨雷鸣。

    “你再说一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