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终九畴皆有一番他的做事情原则。送回去的东西焉有收回去的道理。更何况冉少棠要不还钱的说法,让他顿感两人之间生涩出来。送店铺给她,但是是雪中送碳。么成乙能帮她,他就不能够吗?的是师叔,怎么还得分远近。自他来药王宗后,接触到最少的是冉少棠。虽知这家伙送出去的东西焉有收回来的道理。。...

    终九畴自有一番他的做事原则。

    送出去的东西焉有收回来的道理。

    何况冉少棠要还钱的说法,让他顿觉两人之间生疏起来。

    送店铺给她,不过是雪中送碳。

    难道成乙能帮她,他就不能吗?

    同样是师叔,怎么还要分远近。

    自他来药王宗后,接触最多的就是冉少棠。

    虽知这家伙擅于用毒,也见识过她用毒害人,可是,他总觉得她是个很有趣的人。

    她的身上总有种旁人没有的活力与韧性,时时感染着略有颓废的自己。

    加之,自己在药王殿里称王称霸许多时日,嘴上说是奉师命住药王殿是给她面子。实则心里还是想要补偿她。

    谁知这家伙竟然还犯起硬骨头来,要还钱?

    好,让她还。

    冉少棠咬咬牙说还钱,也是衡量再三忍痛割肉。

    她只怕终九畴拿铺子说事,日后干涉自己行事。如果没有这个隐忧,她何必伸手打骂送礼人。

    局面有些僵。

    站在一旁的修罗小伙顿感压抑,总有种想要抬头看天,查证此时空气是不是要下雨的闷热?

    终九畴见少棠低着头拿脚尖碾石头,不知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索性先发制人,开口道:“要还钱是吗?那就规规矩矩按修罗宫的办法来。苏仑,你说,按修罗宫的规矩,这位小公子要还多少银两给我?”

    苏仑能为终九畴看重,跟随其左右,定是位聪明会看事的主儿。

    方才两人的谈话他都听进去了,又知这些时日,少主为了拿下铺子花了不少心思,就是自己蹿前跑后都折腾掉二两肉。

    如今看眼前这位小公子并不领情,非但不领情还大有要划清界线之势,他家少主是受这种窝囊气的人吗?

    既然要算银两,他有的是办法利滚利,滚出一座雪山来。

    苏仑得令,潇洒上前一步,咳了一声,开始算账。

    “买铺子的银两是刚才那个数,不过运作这铺子,打点官府的人,都是笔不菲的开销。小公子若要算,怎么也要在刚才那个数的基础上,再加这个数。”

    少棠从苏仑开口就一直盯着他看。眼见他伸出五根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晃,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五百两?”她想过两天老爹的箱子运来,应该有这个数。

    苏仑摇头:“非也。”

    少棠妙目圆瞪:“难道五千两?”官员们黑成这样?

    苏仑又把手反复在少棠跟前晃了晃:“两个五千两?”

    少棠这才看明白,敢情他的手正一下五千,反一下又五千。

    “一万两?打劫呀?”少棠暴跳如雷。

    “非也。我们只取应该取的。多一钱也不要。”苏仑一本正经说着瞎话。

    终九畴递给他一个“孺子可教、甚得我心”的眼色,苏仑顿时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少棠又咬咬牙:“分期还行不?”

    苏仑摇头摆手:“不可不可。规矩不能破。”

    少棠又去看终九畴,算了,她也有规矩可立。

    “喂,送我铺子是不是我说了算?”

    苏仑抢先:“非......”话未完,便被终九畴一眼瞪了回去。

    终九畴见少棠在一万两面前吓得屈服,面上终有悦色:“送你的就是你的了。当然你说了算。不过,后院给我留间房即可。”

    “就这么简单?”少棠不敢置信。

    “你想怎样?经营钱庄这些许小事难道还要让我操心?我也看不上你赚的那点财帛,自己留着防身用吧。”

    终九畴轻描淡写化解了少棠心中一直纠结无法摆脱的心结。转过身带着苏仑挑选适合他居住的房间去了。

    独留风中兀自凌乱的冉少棠。

    难道,是她把人想的太坏了?

    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轻松搬走,创业路上已现一马平川。

    只要把入股的资金拢一拢,再雇上几个得力干将,钱庄开张指日可待。

    然而,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少棠以为万无一失时,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

    “为何不让我进去见师祖?”

    凌云殿一向是冉少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地,哪有人敢拦过她。

    可今日偏偏就被灵芝那小童拦下了。

    “宗主说你不能进去。”灵芝固执起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少棠犯起犟来,那也是需要十几二十头牛的。

    “我偏要进去,你能拿我怎么办?”说完就暗用内力把灵芝推到一边。

    机灵的三七及时迎了出来。

    未语先笑:“小公子别为难我们两个。宗主不让你进去,是为你好。里面正在谈事。”

    三七这样说,反而更加勾起少棠好奇心。

    “谈事就谈事,什么叫为我好?三七,我平日待你和灵芝不薄,有什么话直说,何必藏着掖着。”少棠袖子里摸出两个荷包,一人一个送了出去。

    三七与灵芝推辞半天,才收了东西,把少棠拉到偏僻处,小声嘀咕起来。

    “药王宗的两位宗师来了。说要关你禁闭。”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少棠拦下他:“等一等,药王宗什么时候有宗师的?哪里冒出来的?”

    “还有,为何要关我禁闭?”

    少棠揪住三七与灵芝二人想要问个清楚,此时,成乙听到消息,也爬上了凌云殿。

    “小子,过来,我跟你说。”他招唤少棠过去。

    凌云殿内,丰让坐在上首,脸色阴沉着,如外面就要落雨的天气。

    下首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两位老者,皆是白须白发,态度端然,不怒自威。

    空气里似有硝烟弥漫,总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丰让始终不发一言,沉默对抗向来是他的不二法宝。

    老者中年长的那位不想与他耗下去,手中拐杖在地板上敲的笃笃笃直响。

    “丰让,你也别跟我们两个老家伙摆阵,装听不懂。药王宗虽说你是宗主,但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宗师若是不同意的事,你也休想翻了天去。”

    “冉少棠那个小鬼头在境山折腾出这么多事,我们两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看在若仙的份上,不与之计较。”

    “但是,她若是想要破了我们宗门的规矩,那是想都别想。药王宗是行医救人的门派,她要带着弟子们做什么生意?传出江湖我们药王宗还要不要面子?”

    另一个老者也忍不住开了腔:“丰让,你可不要忘记了,咱们是因何躲进了境山?祖宗传下的死令,你要保这支的血脉。富贵不能淫的道理,你难道忘了?”

    “冉少棠有两条路可走,一,她收心断了做生意的念想,回境湖上闭门思过。二,如果她执意不听劝,那就别怪我们无情,逐出师门好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