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家信寄送后,少棠就就数着日子,等家人的回信。弟弟少栢的满月之时宴是也不是如第一世那般热闹的场面,长公主会会又派了人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气得阿父直直跳脚。小妹韶裳这个时候琴艺了非常熟练,所以就去学习舞蹈与茶道。阿母还会会偶尔会难过阿父严禁不去长公主府留宿弟弟少栢的满月宴是不是如第一世那般热闹,长公主会不会又派了人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气得阿父直跳脚。。...

    家信寄出后,少棠就开始数着日子,等家人的回信。

    弟弟少栢的满月宴是不是如第一世那般热闹,长公主会不会又派了人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气得阿父直跳脚。

    小妹韶裳这个时候琴艺已经熟练,应该开始学习舞蹈与茶道。

    阿母还会不会偶尔伤心阿父不得不去长公主府过夜。

    她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今年此时应该满树飘香了吧?

    坐在屋顶上的冉少棠一曲接一曲地吹着陶埙,这首《一生所爱》在她低诉、哀婉的吹奏中,如泣如诉的浮动在月夜下。

    终九畴坐在对面的竹林内,身形隐匿于密布的林梢中,静静地望着苍白月色下,小小的人儿,一遍又一遍地用乐曲发泄着心中情绪。

    终九畴也听说了下午在凌云殿发生的事。

    药王宗的两位宗师一直住在镜湖之上,几乎不问药王宗的俗事。这次惊动出山,想必少棠折腾的事的确有些过火。

    但,他却不想看屋顶上的小小人受挫后落寞的样子。

    他衡量着,要不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掉那两个老家伙。

    少棠终于纾解完心中郁闷,拍拍屁股站起来,迎着夜风眺望家的方向。

    如果,她是冉韶裳,复仇之路会不会走的更容易些?

    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月光,天空笼罩在幽深的黑暗中。

    少棠冲着那片云大喊了一声:“去你大爷的。”

    仿佛听到自己被骂,遮住月光的云又缓缓飘向其他地方。

    月光重新铺洒到屋顶,少棠身姿挺拔地立在原地,任由月光轻柔地抚摸自己,袍角猎猎欲飞。

    喊完这一声,她被那两个怪老头破坏的好心情也渐渐复原。

    从一开始,她既然选择要独自承担这一切,她就做好了面对艰难险阻的准备。

    这算什么困难,不就是两个老顽固要坚持旧规则么?

    她来境山就是要破坏规则,重新建立规则的。

    正所谓不破不立。这是最好的时机。

    怕什么?

    若怕,她就不是末世那个以一敌百、从血海中杀出一条生路的剽悍女孩了。

    她不后悔,成为冉少棠。冉韶裳的身份限制她有太多事不能去做。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安排。

    少棠冲着皎洁皓月突然展露笑颜。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屋顶上几个跳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终九畴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哂然一笑。好像,他大概不用去要那两个老家伙的性命了。

    秦晓月缩着头,蹑手蹑脚回到床上,盖好被子长吁一口气。

    她猜想埙声止住,小公子一定是想到了解决办法。

    她真想自己多学本领,像小公子一样可以不用受制于人。

    境山里最近恢复了冉少棠来之前的平静。

    她把所有需要她出资的工种全部停工。

    有人赚不到钱跑来问怎么回事?

    药王殿统一答复口径:“没钱了。”

    没有钱支付村民工钱,当然没人愿意干活。

    可是冉少棠怎么会没钱呢?

    大家都看到她那么大几乎可以装人的箱子,运上山的有十多个。那里面除了银锭就是银票,怎么会没有钱?

    难道另有隐情?

    起初,大家还算消停,权当休息。

    可是等了四五日,有人却等不急了。

    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他家盖了半截的新房子可就没钱完工了。难道要住没盖儿的屋子?

    有人给妻子打了金饰,本想再攒两天银子就可以去取货,没想到,财路断了。

    诸如此类,都因为冉少棠的决定不得不中断了计划。

    大家推举得高望重(八卦行家)的许婆婆,来药王宗打听什么时候开工。

    “晓月,你看坎峰上的桃树还未种完,那条浇田的溪沟挖了半截。还有药王殿里的花园只造了一半,关键是小公子给几位山主盖的别苑都未完工呢。不是打算年底搬进去么,这样一来,可就影响进度了。”

    “你是小公子跟前的人,有机会多给大家伙说说好话。怎么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乡里乡亲的,大家都不容易,等米下锅呢。”

    晓月撇着嘴,手中扫帚却没停,把院子里的几片落叶全扫到梅树下。

    听许婆婆说完,她才无所谓地直起腰说道:“小公子说了,今年干的最合她意的事,便是把坤峰上的泉水引到了坤苑的菜田里,以后满师兄种菜再不用辛苦上山挑水。其他事,等有钱了再说。”

    许婆婆可不信这句。小丫头骗鬼呢。

    “冉小公子怎么会没钱?前几天她不还张罗着要办钱庄,鼓动大家参股一起赚钱,怎么才几天的功夫就没钱了?晓月,你可要跟婆婆说实话。你平日想知道什么,婆婆可从来不瞒你,你要是在这事上敢瞒着我,那以后你回村子里摘青梅,我可打跑你。”

    许婆婆软硬兼施,拉过秦晓月的手,一边拍着,一边哄她。

    秦晓月按照冉少棠交待的行事步骤,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她这才拉着许婆婆进了她的房间,关上门窗,小声跟许婆婆咬耳朵。

    “许婆婆,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小公子不让说。这事要是传出去,会惹大祸的。她现在能不能在镜山待下去,都还不一定呢。”

    坐在椅子上的许婆婆听她说完,急得就要站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快说来听听。”秦晓月急忙把她按了回去:“婆婆别急。你可要答应我,我跟你说完,你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村子里的人。不然会出人命的。”

    许婆婆发惯了毒誓,立即举起手念念有词“举头三尺有神灵”之类的说了一通。

    秦晓月明知许婆婆这种誓言发过跟没发一样,不过,她还是装作很信任的样子,点点头,小声嘀咕起来。

    ......

    “什么?那两个老东西竟然这么说?凭什么管到咱们头上来?不让村里人赚钱也就罢了,还要把小财神给赶走,简直是太没人性了。”

    秦晓月忙点头,表示赞同。

    许婆婆再也按捺不住愤怒的情绪,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边走边骂。

    “你可知道这两个老东西靠什么活着?”

    秦晓月摇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