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许婆婆脖子一梗,小傲娇的正式公布:“哼,他们是靠村子里的供奉香火活着。但是你们药王宗也有旧例给他们送上境湖,可你是不明白哇,那点银子够干什么的?雇个听支使的小童都还不够。”“他们日子过得跟神仙像,消遥又自在的生活,为的什么?还也不是因为村民每月送银子过去的给他“他们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逍遥又自在,为的什么?还不是因为村民每月送银子过去给他们花销。他们可倒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竟跑凌云殿摆起清高的谱来了。不让小公子带着人赚钱致富还要把人赶出境山。真是太没天理了。”。...

    许婆婆脖子一梗,傲娇的公布:“哼,他们是靠村子里的供奉活着。虽然你们药王宗也有定例给他们送上境湖,可你是不知道哇,那点银子够干什么的?雇个听使唤的小童都不够。”

    “他们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逍遥又自在,为的什么?还不是因为村民每月送银子过去给他们花销。他们可倒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竟跑凌云殿摆起清高的谱来了。不让小公子带着人赚钱致富还要把人赶出境山。真是太没天理了。”

    “也行,他们要敢这么干,我老婆子就敢让大家伙把他们的供奉给停了。没有银子,我看他们还怎么活的潇洒无忧。还以为是从前的富贵命呢。现在就让他们两个尝尝穷人的滋味。”

    “我现在就回去告诉大家伙,以后每月交给境湖的银子不给了。全停掉。饿死两个老东西。看他们还怎么活!”

    秦晓月一脸惊恐加为难,假意劝道:“许婆婆,这不好吧。万一两位宗师追究起来,要把村民赶出境山怎么办?”

    许婆婆冷哼一声,震天动地。

    “我呸。他们还以为是当初的一言九鼎说一不二?丰宗主就是太软弱。性子太良善了。不然哪能让这两个老东西骑到脖子上拉屎。”

    “以前上一任老宗主在世时,说是让他们两个老不死的辅佐丰宗主,他们两个却躲清闲,说什么要去镜湖上清修闭关,闭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什么长进。糊涂的脑瓜仁倒是长了满腔子。气死老婆子我了。不行,我现在就要回村子里让大家评评理。治不了他们我这许字白姓了。”

    她家的房子刚打了地基,急等着用钱娶媳妇呢。两个老不休的,老顽固老杀才,敢挡她发家致富之路,她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好过。

    许婆婆气呼呼的下山去了,沿途惊起无数飞禽走兽。

    少棠听完秦晓月声情并茂的汇报,依然翘着二郎腿在新绑好的摇床上欣赏蓝天白云悠然飘过。

    寻思半晌,她嘴巴动了动,吐出葡萄皮,才悠悠说道:“几个师叔的山头也要有人支持咱们才行。”

    秦晓月还未说话,终九畴从竹林里的小径走了出来,接茬说道:“我已经转了一圈,几位师兄很是生气。你就不用让晓月再出面了。省得让那两个知道后又给你扣什么大逆不道的帽子。”

    少棠又扔了一颗葡萄进嘴里,这次没吐皮,直接咽了,呛得她咳了好几声,才重新开口:“我会怕他们?怕他们我就不是冉少棠。”也不会搞这么多事情了。

    终九畴走过去,坐到旁边的枣木墩上,拿起一串葡萄,耐心的一个一个剥起皮来。

    “你厉害。竟然想到借刀杀人这一招。”

    “我这不叫借刀杀人。”少棠反驳。

    “不叫借刀杀人叫什么?你先许给几位师叔按药王殿的标准扩建他们的屋舍。现在盖到一半又不管了,他们心心念念住宽敞的房间,被你吊起胃口又不给吃,能不着急吗?”

    冉少棠嘻嘻一笑:“跟我急不着。师叔们最明事理。当然知道我是因何停工。他们想发脾气就去找始作俑者。”

    终九畴嗤笑:“可不是正按你的如意算盘进行着。他们正准备集体去境湖上,游说那两位说一不二的老宗师去了。你这招借力使力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这句话是实话。终九畴对于小小年纪就足智多谋的冉少棠,心里更多了几分欣赏。

    不动一刀一剑,不用一兵一卒,自有人替她冲锋陷阵,这是何等智慧?

    这样也好,他在镜山内杀人不难,却容易给她惹上是非。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良策。

    假以时日这小家伙长大成人,必定不是池中之物。他看了少棠一眼,心中暗赞。

    也许他可以招安了她,为己所用。

    冉少棠被终九畴表扬,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不承认:“其实我什么也没做。那两位老宗师不是不让我乱来吗,乱来就要赶出镜山,那我就乖乖听话。这样子他们总不会再怪罪于我。至于其他人怎么做,和我没关系。以后,我就留在药王殿研究药王医经,种种药田,打理打理花草。过无世无争的日子。”

    想到这儿,她喊了一声跑到池塘边喂鱼的秦晓月:“晓月,去把我酿青梅酒的材料都取来,今日无事,我来酿酒,过年时正好畅饮。”

    晓月高兴地答应着,跑走去取酿酒家什。

    终九畴推过琉璃碗到少棠跟前:“给,吃吧。”

    少棠看着半碗剥掉皮的青色果肉,眨巴眨巴眼,半天才吐出一句气死人的话来。

    “你净手了没?”

    终九畴:......

    端起琉璃盏,起身甩袖离开。

    少棠在后面“哎哎哎”了半天,也没留住生了气的终九畴。

    “我给你扎摇床时也没净手,你干嘛赖在上面不下来?”终九畴忿忿离开。

    “你这人怎么经不起玩笑。”少棠嘟囔着,兀自去旁边的竹筒溪水那儿净了手。

    秦晓月端着一篮子青梅走出来,委屈地跟少棠告状:“小公子,你从千门镇带回来的‘梨花白’被终山主抢了去。怎么办?”

    少棠摆摆手:“你还想让你家公子抢回来不成?”小爷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怎么抢?

    秦晓月摇头无语。

    少棠勾手让她附耳过来:“我床底下还有一坛更烈的‘醉春风’,你去取了来。千万别让小九看见。不然罚你半夜去对面山上学猫叫。”

    秦晓月忙不迭的点头,跑走了。

    终九畴灌一口梨花白,吃一颗葡萄肉,坐在竹梢看冉少棠与秦晓月两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在庭院中穿梭。

    “青梅酒想要做的入口醇香,切记要注意两点。一是选材。梅子要大要饱满,用时先浸泡半日,捞出后必须把水分晾干。酒呢要烈要纯,这样味道才会浓郁。二是步骤。记住定是一层梅子一层饴糖,饴糖不能少必须要多放一些。最后才把烈酒倒进去。”

    冉少棠一边用细竹签给梅子扎孔,一边耐心地传授秦晓月酿酒的方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