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少棠非常熟练的忙乎着。她举起来一个梅子示范给秦晓月看。“梅子也要相同看待,一半梅子扎孔,这样酿出的酒青梅味浓醇浓厚。”“扎了孔的梅子将来也可捞出,留着做下酒菜菜。余下一半青梅不需要扎孔,留着将来作成零食梅干当茶点也很美味。总而言之,这瓮里的东西都是宝,她举起一个梅子示范给秦晓月看。。...

    少棠熟练的忙活着。

    她举起一个梅子示范给秦晓月看。

    “梅子也要不同对待,一半梅子扎孔,这样酿出的酒青梅味醇厚浓郁。”

    “扎了孔的梅子日后也可捞出来,留着做下酒菜。剩下一半青梅不用扎孔,留着日后做成零食梅干当茶点也很美味。总之,这瓮里的东西都是宝,一个都不能浪费。”

    秦晓月跟少棠学着给青梅去蒂,扎孔,心头浮起一个念头:怎么小公子干起女孩家的事来得心应手?若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长得如花似玉的小公子跟自己一样是个小女娘呢。

    她匆匆抬头瞅了少棠一眼,不敢再想下去。

    冉少棠忙活半日终于做成青梅酒。瓮口封严实后,少棠看四下无人,偷偷挖了个深坑把酒瓮埋到梅树下。还反复叮嘱晓月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是你我的秘密。等除夕时再挖出来喝。到时候配上冰块,堪比琼浆玉液,酸甜冰爽。”

    秦晓月自是保证不会泄露半个字,两人这才开开心心的回屋休息。

    终九畴抿唇微笑,灿若星辰的眼波闪着金子般的碎光。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在冉少棠之前把酒瓮挖出来,让她空欢喜一场,以报今日之仇。

    宁静的镜湖仿佛一夜之间沸腾起来。

    各个山头的峰主轮留带弟子去境湖的中心岛上拜访两位宗师。

    目的只有一个,无非是替冉少棠求情说好话,试图劝说两个老顽固不要做损害大家利益之事。

    结果可想而知,去一拨人,就有一拨人被劈头盖脸臭骂回来。

    无一例外。

    成乙与尤不同还差点被两位老宗师动了宗法门规,硬要脱衣杖刑。幸好二人跑的比兔子还快,不然在徒弟面前出了糗,真是无法在境山立足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药王宗的几位峰主相约跑到凌云殿,想动员丰让去镜湖上讨说法。

    丰让无奈叹气:“他们两位是我的长辈,讲道理这种事,哪有晚辈与长辈置喙的。你们呀,一个个都是一根筋。遇到难题不会动脑子想办法吗?”真是比冉少棠那个小人精相差得太远。

    众弟子面面相觑,纷纷无语,摊手表示:这道难题,他们不会解。

    丰让就差指着他们鼻子点明正路。

    “你们去村子里走一走,瞧一瞧,老百姓的智慧不容小觑。”

    还是燕青梅最机灵,率先带着弟子进了村。

    三下两下一打听,才知道村里集体决定,给两位老宗师断粮了。

    不仅不再供应粮食蔬菜鸡鸭鱼肉,连银两也不给了。

    两位老宗师察觉不对劲,派了小童来问究竟,那小童从村民们的闲言碎语中得知原因后,急慌慌跑回中心岛汇报情况。

    两位老宗师气得吹胡子瞪眼,拐仗捶地捶的山响,就差骂娘了。

    毕竟都是有骨气的人。背地里骂完娘依旧硬扛着。

    吃光所有存粮后,老宗师改吃湖里的鱼。熬着吃,蒸着吃,煮着吃,烤着吃......

    油盐酱醋等调料用光后,湖里的鱼也吃不得了。

    太腥。

    有骨气的宗师派小童去凌云殿送口信。

    “你个不孝的子孙,想饿死我们两个老骨头不成?”

    丰让听着小童摇头晃脑,把两位宗师的行事作派学的惟妙惟肖,差一点把口中的茶水喷出去。

    他把茶盏递给三七,三七接过茶盏在桌上放好,得了丰让的眼色示意,拉了那小童就要去膳房。

    “小哥一定好几日没吃好东西了,今日膳夫做了红烧猪蹄、白斩鸡,要不要尝一尝?”

    小童听到这两样菜,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赶忙跟着三七离开大殿。

    这一尝不要紧,小童干脆不走了。

    他哭得一行鼻涕两行泪,跪求宗主丰让死活也要留下他。

    他本就是药王宗的小童,他说什么也不再去镜湖上伺候人,死活就要留在凌云殿伺候宗主。

    丰让十分为难。

    小童在三七的暗示下,以死相逼。

    “宗主若不收留我,就是要让我去死呀。我不如撞死在石柱上,血溅当场,以表决心。”

    丰让无奈地看着座下众弟子:“你们看到了,为师也是没有办法。做不得恶人。”

    成乙看看三七,又看看叫七星草的小童,暗暗觉得师父这场戏排演的十分高明。

    两位宗师本以为七星草得了令,能讨要点粮食回去,谁曾想不但粮食没要回来,连人都不见踪影了。

    只好又叫另一个小童八角莲去传话。

    八角莲早盼着这么一天了。

    根本不用三七套路,更不用七星草动员。

    他到了凌云殿,见了丰让噗通跪下,说什么也不回镜湖中心岛了。

    丰让很是为难。

    不过,他心地向来良善,最后还是违心留下了八角莲。

    又过了一天,饿得眼冒金星的两位宗师终于亲自出马。

    颤巍巍的两人已经爬不上凌云殿,得知消息的丰让立即着人安排两位宗师暂驻停云阁。

    两位宗师还未进大门口,就闻到空气里飘来食物的香气。

    勾人的很。

    两位宗师强忍着腹中煎熬,就着空气里的饭菜香,惯了一肚子茶水,仍未等到丰让。终于急不可耐的发起脾气来。

    再不矜持,再不清高,点名要吃饭先填饱五脏庙。

    丰让不过是让两位老宗师知道知道,没有银子就要挨饿的滋味。哪敢真的把他们饿坏。

    立即让人置办出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

    两位宗师已经多日没有正经吃饭,当香糯的白米饭送进口中时,差点激动的淌出两行老泪来。

    饭毕(风卷残云),丰让才出现,满口歉意。

    两位宗师仍旧摆着架子责问丰让为何要给镜湖断粮断钱。

    丰让苦着一张脸,唉声叹气:“两位宗师祖宗,咱药王宗的家底已经花空,现在是分文没有了。不仅两位没有饭吃,我们也是饿了几天。今天这一席面是药王宗最后的体面了。吃完今日,以后大家都勒起裤带喝风吧。”

    两位宗师明知丰让是故意在他们面前哭穷,可是,库房的钥匙不在他们手中,根本无法反驳他。

    左宗丰良姜吃饱了有力气,一把掀了桌子,杯盘碗碟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丰让,你这是想逼我们按你的意思胡来?你忘了祖宗规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