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丰让躲的能及时,溅起的油污丝毫也没沾到身上。他冷冷一笑一声:“左宗是也不是也忘了了,家师了世时药王宗可除了弟子在外从医挣钱,库中积畜也是满仓满谷。而如今过去的近二十年,再厚的家底也都坐吃山空,消耗掉怠尽。的话也不是本座带着弟子们省吃俭用,恐怕二老早几年前就他冷笑一声:“左宗是不是也忘记了,家师在世时药王宗可还有弟子在外行医赚钱,库中积蓄也是满仓满谷。如今过去近三十年,再厚的家底也都坐吃山空,消耗殆尽。如果不是本座带着弟子们省吃俭用,估计二老早几年前就开始啃树皮了。”。...

    丰让躲的及时,溅起的油污丝毫没有沾到身上。

    他冷笑一声:“左宗是不是也忘记了,家师在世时药王宗可还有弟子在外行医赚钱,库中积蓄也是满仓满谷。如今过去近三十年,再厚的家底也都坐吃山空,消耗殆尽。如果不是本座带着弟子们省吃俭用,估计二老早几年前就开始啃树皮了。”

    “不过两位宗师来的正好,今日你们两位也算在啃树皮之前吃了顿饱饭,知足吧。”

    丰让又接连几声冷笑,笑得右宗丰青嵩连连冒火。

    他大呵一声:“丰让,你做这些无非就是逼我们就范,同意冉少棠那个小崽子在境山乱搞。别把事情说的多么严重,千门镇与涧城两间医馆养不活药王宗?真当我们老糊涂了?”

    “养不活。”丰让寸土不让,“千门镇与涧城能有几个病人?何况近年来灾害频生,老百姓哪有钱治病求医。我们两家医馆不但不能赚钱,有时还要无偿看病,倒贴钱进去。早就入不敷出。就算有人慕名而来,也是杯水车薪,解一时之渴罢了。”

    “如果再不想办法节源开流,大家就等着饿死吧。”

    “你!”丰青嵩伸着颤抖的手指,指着丰让,“你太目无法纪。宗规你都忘记了?”

    丰让无奈垂目:“怎敢忘?”

    他叹口气又道:“可是,宗规不能当饭吃。如果再不思变,大家就抱团赴死吧。”

    他不等两人反驳又接着说道:“毒仙门的人仍旧在境山外面虎视眈眈,我也是刚刚侥幸死里逃生。我宗门如果派弟子出去行医,无非就是让他们无辜送命。”

    “行商不一样,咱们不打药王宗的旗号,毒仙门找不上咱们。规矩要跟着时事变。”

    丰良姜戳着手中拐杖,冲意得志满的丰让吼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你们竟然还没找出克制黑水翠雀的解药,真是枉为药王宗弟子啊。”

    丰让听完,瞪着这两人突然仰天大笑,笑过后才朗声质问道:“是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两位宗师说是要在境湖上安心研制可解黑水翠雀的草药,如今草药呢?每年村民拿这么多银子供奉给你们,你们的草药呢?吃肚子里了吗?”

    理不说不清,事不辨不明。

    既然撕破脸,丰让嘴下也不再留情面了。

    两位老宗师瞬间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吵闹的屋子顿时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何必呢?大家都是自己人,吵成这样伤和气。”

    冉少棠瞅准机会走了进来,秦晓月跟在身后,还抱着一个算盘。

    丰让又恨又恼的瞪她一眼:还不是为了配合你才惹得宗师大发雷霆。你倒唱起红脸来了。

    丰良姜与丰青嵩好奇地打量了冉少棠一眼,纷纷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轻蔑。

    还不是因为你,不然哪里会闹这么一出。

    看她长相就知道这小子是冉少棠无疑。长得跟玉若仙太像了。

    见没人搭理自己,少棠干脆走到窗下摆着兰花的供台旁,对着两位老人行了个恭敬的大礼,咧嘴笑了笑。开启拍马屁模式。

    “老宗师德高望重,是宗门内的精神脊梁。财帛在二位面前就是粪土。可是,境山的运转离不开钱。如果只求温饱,以我手中从将军府带来的财帛来计算,现在所剩下的也就是这个数。”

    她从秦晓月手中拿过算盘,放在桌上拨了一数出来。

    又继续说道:“如果按目前的开销计算,我们等不到年底就彻底变成了穷光蛋。我听说年底我们有宗门大会。其他药学门派也会派弟子来观赛切磋,试想一下,一个一穷二白的宗门有什么能力筹办宗门大会?会不会让外人看了笑话?”

    丰良姜与丰青嵩对视一眼,不置可否。

    少棠继续掰开揉碎讲道理,“我们药王宗如今的处境不是什么避世归隐,而是被人家毒仙门包了饺子,围困在鬼方一隅。他们进不来,咱们也出不去。”

    “可是,他们在外面有吃有喝,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而我们呢,只能困守于此,越变越穷,连医术都开始退化。弟子们不接触疑难杂症,如何才能提高医术?假以时日总有一天要自我消亡。我说的对是不对,两位老宗师?”少棠不再言语,安静地看着丰良姜与丰青嵩。

    丰良姜与丰青嵩知道冉少棠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们不要面子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怎么下得来台。

    之所以要插手此事,也是因为年底的宗门大会临近,他们想要趁机出来重振一下威风。并没想到遇到了冉少棠这块难啃的骨头。

    丰让见二人神色有所缓和,也走上前劝说:“形势逼人,二位宗师不如就让少棠试上一试。万一能为药王宗带来收入,那不是好事吗?并没有损坏任何利益。而且少棠可是若仙之子。”最后一句他说得格外重音。

    丰良姜想起更重要的一件事,仔细打量了冉少棠,小小年纪思想谈吐胜同龄人几筹。又是若仙的血脉,难道冉少棠就是那个几十年前卦象上所指的天选之人?

    丰良姜紧张地盯着少棠,满腹疑惑却不能问出口。

    丰青嵩显然也想到了同一件事,二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又看向丰让。

    丰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三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似有某种目标在瞬间达成一致。

    少棠突觉脊背有些发凉。

    丰良姜手中拐杖敲了敲地板,看向冉少棠。

    “想要破药王宗的规矩,必须有能耐有本事,闯过我和右宗定的三关,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可敢应?”

    少棠在心中暗翻一个白眼。

    怎么境山都是这种人。

    以前成乙师叔也要用这种方式与自己赌自由,现在这两个老顽固也要如此这般,她难道要退缩?

    当然不。

    少棠一脸苦涩:“不知二位宗师是要考我些什么?”无非是治病救人之流,还能考八股文吗?她一个能把药王医经正背滚瓜烂熟、倒背行云流水的人,还能被医术难倒?

    她脸上挂着冰霜,苦成黄莲样给人看,心里却笑的得意,迫不及待的在心底摇旗呐喊着:放马过来吧。

    两位宗师看到冉少棠这般畏惧的模样,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他们不敢肯定的看向丰让,丰让干咳一声:“少棠,你想好要应战吗?兹事体大,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