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再需要考虑一下?少棠很想驳斥一句,事儿除了需要考虑的余地吗?无论他们如何最终决定,她肯定会把钱庄开出来。今后图谋的大事也没不菲财帛支撑根本不不可行。那就也没退路硬着头皮也要上。冉少棠很难得表情严肃认真,郑重向丰让施了一个弟子礼,深情地说:“师祖,您经常教诲我们既然没有退路硬着头皮也要上。。...

    再考虑一下?

    少棠很想反驳一句,这事还有考虑的余地吗?

    不管他们如何决定,她一定会把钱庄开起来。将来图谋的大事没有丰厚财帛支撑根本不可行。

    既然没有退路硬着头皮也要上。

    冉少棠难得表情严肃,郑重向丰让施了一个弟子礼,动情说道:“师祖,您常常教导我们要知难而进、才能无坚不摧,为了心中所想一定要付出努力。如今我心心念念的只是想要给药王宗创造财富,不再像今日这般狼狈窘迫。”

    她四下环顾屋内狼藉,其余几人面色也均露尴尬。

    她继续慷慨陈词:“药王宗的宗规核心便是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可是,如果我们连自己的生计都无法确保,又如何救治他人性命?就如今日,两位老宗师之所以会与宗主发生冲突,究其原因,无非一个钱字。”

    “咳咳咳”,丰让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提醒她,这事与钱字虽有关,究其根源却是为了你。你还在这儿侃侃而谈推锅给他人,简直过分至极。

    其他两位也颇不自在。

    听这混小子这么一说,好像他们两个是只会坏事的老囊虫一般可恶。

    眼前气度不凡的小男孩真是玉若仙与冉问送来的天选之人?

    看着却像是来专门祸害药王宗的。

    丰青嵩与丰良姜默契的在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丰同时戳了戳手中拐杖,示意还要不知说些什么可怕言论的冉少棠先闭嘴听他们说。

    右宗丰青嵩先开了口:“你这番言论是想告诉我们,你不惧考校?”

    冉少棠又恭敬一礼:“不惧。”

    左宗丰良姜点头:“那好,三日后你来应试,如果通过考核,你想做什么便随你心意。如果不能,那你只好听我们处置。”

    冉少棠听到“三日期限”,眉头微皱。

    时间越久越容易生变。

    铺子那边盘点下来还需要重新改造装潢,满师兄去当掌柜是最佳人选,可他毕竟没有行商经验,她必须要物色一个有经验的大掌柜先带带他,才放心。

    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也都要她把关才可。

    “三日恐怕不妥。”她想到此,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只听二位宗师冷哼一声:“有何不妥?你是嫌弃我们给你准备的时间短了?”

    毕竟还是孩子,他们二人如此这般逼她,是有些不合情理。

    丰良姜与丰青嵩互相对视,默契地交换意见,如果冉少棠还这般央求,就把准备时间延续到七日。省得丰让那混账又说他们二人欺负小孩子。他们也不是不尽人情之人。

    少棠摇头:“我觉得时间过于长啦。”

    此话一出,不仅二位宗师诧异望向她,连丰让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终忍不住劝道:“少棠,你不要意气用事,三日准备已经仓促。二位宗师的考校可没有你想的那般容易。我看改成七日准备最好。”

    他既然在一开始便默许了让冉少棠来境山做首个打破规矩之人,他便要对她一直毫无保留的支持下去。否则,阵前倒戈,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丰让盘算着七日时间比三日充裕,他要教她不传之密。不然,怎能顺利通过二丰的考核?这二人虽然看上去昏昏老矣,酒囊饭袋,实则却是肚里另有乾坤。

    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处处忍让。

    丰良姜与丰青嵩虽不满丰让抢了先自己做了把好人,但却也愿意给冉少棠一个机会。

    毕竟,天选之人,不是年年都有。他们遇上便是天造地设的大机缘。

    是上天给他们二人扬名立万、名垂千古的一次机会。

    上天给他们机会,他们也愿意给冉少棠机会。

    冉少棠怎知对面三只老狐狸心中盘算,她一心只想加快推进生财事宜,不想多耽搁一天。

    再说,他们两个想考什么,就考什么。难道七天之后,她就能顺利通关?说不定多出几天,反而给这两个老顽固更多思考时间,不知要怎么加大考题难度,来为难于她。她才不给对方机会。

    少棠早就想出对策,即便她闯不过三关,她也能使计让眼前两个老顽固就范。

    自古民以食为天,她就不信彻底断三天粮,他们还能清高下去。

    想到此,她劝丰让:“我觉得不可。打铁趁热,不如今日就考?”她的目光热切地投向脸色甚绿的二位宗师,“如果二位宗师无甚要事,少棠愿此刻就受长辈聆训。”

    丰良姜与丰青嵩不约而同阻止:“不可。”

    “为何不可?”少棠追问。

    为何不可?

    丰良姜心道:考校人不得出像样的题目么,岂能草草行事?

    丰青嵩心中却是暗诽:你当上山砍柴,抽刀就砍?他还得磨磨刀呢。

    丰让见少棠如此迫切,又见二丰如此为难,干脆拍板道:“考教之事既不此刻,也不七日,还是三天期限。本座是宗主,三位莫再争辩。”

    少棠眼见无望,只好另想他法,以回去准备为借口,带着秦晓月告辞离开。

    走出停云阁,秦晓月才低低问少棠:“小公子,你不怕考不过吗?多一日准备总是好的。”

    冉少棠捏捏秦晓月的脸蛋笑道:“给他们多一日,他们想出的招数就难一倍。你说我为何要这么傻?”

    秦晓月被她捏的脸红,赶忙四下打量,发现无人见到,才踏下心来:“公子咱们现在要做什么?”

    冉少棠边走边思考,片刻后指了指前方:“走,回去找我师父。”

    她也是有靠山的人。

    冉少棠匆匆离开,只剩下“三丰”坐在乱七八糟的房间里。

    三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面对彼此,均沉默着各想心事。

    机灵的三七悄然走进屋内,轻声提醒丰让:“宗主,这里需要打扫,不如换个地方说话?”

    丰让回过神来,目光看向两位表情深邃的老宗师。

    “二位皇叔,意下如何?”

    丰青嵩从鼻子轻蔑冷哼出声:“你还知道我们两个老家伙是你皇叔?我还以为你正准备要忤逆不孝,饿死我们。”

    丰让赶紧陪笑:“哪敢哪敢。其实,我这样做也是想让二位皇叔瞧一瞧冉少棠的能耐到底有几何。说实话,近日对两位皇叔的逼迫,真不是侄儿想出来的。完全出自那冉小鬼之手。”

    哎,少棠呀,面对成了精的狐狸,师祖得先自保。

    ¥¥¥¥¥¥¥

    明天,此书上架。免费写了两个月,就是想让看书的小伙伴知道这本书,值得看下去。值得你去订阅。希望我的努力,没有让你们大家失望。

    在此,作者求个首订。有月票的小伙伴也恳请支持一下。上架第一天的成绩,关系到编辑给不给后面的推荐。望各位多多支持苦逼的作者。泣上。

评论
评论内容: